红四方面军在通江:鹰龙山战斗

通江县鹰龙山
通江县鹰龙山

鹰龙山为通江城北之镇山,蜿蜒如龙,绵亘数百里。

1934年5月,刘湘为发动四期总攻,13日在重庆召开的军事会议上,委任江湖术士刘从云为“剿匪”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,统率六路川军围攻通江。刘从云,人称“刘神仙”,常为人算命看相,刘湘奉为军师,吹他统领的模范师是“刀劈不进,枪打不穿”的神兵,刘也扬言“36天拿下通江”。红军为避其锋芒于6月21日撤出通江城,布防于鹰龙山、鸡子顶,在王坪寨三铧顶、营盘梁设立前哨阵地。刘从云到达前方阵地,正值红军撤出通江城,于是他又自吹是“占卜有灵”,拿下苦草坝指日可待。刘以第二、三、四路主力和第五路第4师及总预备队潘文华教导师一部,分进合击,妄图全歼红军于苦草坝。

6月23日,敌范绍增师周旅占领苟家湾、壁山坡、鹦哥嘴、方山坪与红军隔河对峙。27日川军第三、四、五路军云集通江,向红军前哨阵地发起猛攻。一路经蹇家山攻打营盘梁,二路经孟家山攻打三铧顶,三路从徐家梁经小关梁攻打王坪寨。

营盘梁距通江城5里,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曾扎营于此。川军20军从马桑包、薛家湾、蹇家山三面攻打营盘梁。红88师264团某连,凭借有利地形,修筑木城、土城、盖沟予以阻击。从马桑包打着旗号冲上营盘梁的一连川军,冲到第一道防线过了木城,不见动静,又大着胆子冲到第二道防线的土城,仍然没有动静。他们在飞机、迫击炮的掩护下冲上营盘梁与红军短兵相接,厮杀一阵,往下败退。驻马桑包的敌指挥所用机枪扫射败退士兵,使其进退无路。这时,三支军号齐鸣,红军预备队从盖沟中冲杀出来,将敌全歼。

第三路攻打王坪寨的川军是模范扇子队。扇子队头包红巾身背大刀,手执篾扇,袒胸露臂,口中念念有词:“杀不进,打不穿,子弹飞来扇子扇,碰到红军用刀砍。”他们气势汹汹冲到小关梁,当看到“活捉刘神仙,消灭扇子队”、“今天要叫敌人在这里挨打”的标语后,威风顿减。神匪头目取水念咒,喷水于每个神匪身上,继续冲向王坪寨。

王坪寨东西两岸是悬崖,正前面山坡上红军筑有三道工事。

寨后为庙子垭,红军由此修筑的地下坑道随山起伏直达鹰龙山顶的作战指挥部。红264团2营2连守卫在王坪寨阻击敌人。连长刘轩和副连长徐伯民接到徐向前总指挥“破除迷信,不怕神兵” 的命令后,立即投入战斗。扇子队冲过木城再进入第二道防线时,守寨红军12挺机枪一齐开火,手榴弹在敌阵中炸开,顿时血肉横飞,陈尸遍地。接着敌第二梯队在炮火和机枪掩护下又冲上王坪寨。他们头包红布帕,手摇牛尾巴,口中念着:“一片瓦,打不垮;一块砖,杀不钻(地方方言,即杀不进去之意);打不垮,杀不钻,观音娘娘保平安。”红军一阵机枪扫去,未打死的神兵就地一滚,翻身爬起来又往前冲。眼看神兵已接近前沿阵地,连长下令作好肉搏准备,冲锋号吹响后,全连战士冲出寨门与神兵展开白刃格斗。神兵使用的木刀,红军用的钢刀,不到一个时辰,砍死神兵无数,神兵招架不住,便夺路而逃。红军穷追猛砍,跳岩摔死的、被刀砍死的不计其数。

模范师溃败后,敌指挥部令南垭场的炮兵日夜轰击,并派夜袭队在晚上去偷摸红军营房。他们从山的东西两面攀梯而上,被值勤红军发现,一个一个均被擒获。

为解除小关梁陈团的威胁,红264团副连长徐伯民熟悉本地路径,带领夜老虎队摸到敌人团部,从睡梦中惊醒的川军受到红军里外夹击,仓皇应战,乱作一团。团长带一队人欲从陈渡潭过河逃跑,被击毙于河中。

驻营盘梁三铧顶的红军,经常派出小分队夜袭通江城内川军,城内敌人受“夜老虎”的威胁,移师射洪庙梁上与红军隔河对峙。

THE END
打赏
海报
红四方面军在通江:鹰龙山战斗
通江县鹰龙山 鹰龙山为通江城北之镇山,蜿蜒如龙,绵亘数百里。 1934年5月,刘湘为发动四期总攻,13日在重庆召开的军事会议上,委任江湖术士刘从云为……
<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