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江县板桥乡文笔山的传说

很久很久以前,板桥乡黄村坪是一个山间平坝,平坝上没有山丘,只有茂林修竹。坝子里住着一对张姓的贫穷夫妇,40岁时尚无子女。老两口早烧香晚拜佛,只求生个孩子老来有个依靠。他们的诚心最终感动了神灵。

一天夜里,老两口同时得一怪梦:一个美丽的女菩萨端坐莲台,凌空而来,告诉夫妇俩:“天上的文曲星将要下凡,成为你们的儿子”,女菩萨话刚落,忽见一团云气蒸腾的五色光环,凌空而至融入妇人体内,那女菩萨也忽然不见了。夫妇俩大惊,同时醒来,互说梦境,妇人以为是妖,丈夫则高兴地说:“是观音送子来了”。不数月,妇人果然产下一子,视之,五官端正,相貌不俗。乃取“天赐麟儿”之意,起名“麟儿”。老两口好生哺养,一心指望他真是“文曲星”,有朝一日状元及第光宗耀祖。也真神,麟儿不足半岁就开始说话,刚满一岁就能识别“文房四宝”。丈夫高兴之余想起文曲星的事,就请来先生教孩子读书。麟儿悟性神奇,教一知十,教十知百,看书则一目十行,过目成诵。三岁时,已读完了“四书五经”及各种启蒙书籍,吟诗作对无不出口成章,一挥而就。连换了两个先生,都自愧不如,乃另荐博学鸿儒。几经替换,麟儿五岁时已是一个远近闻名的“神童”了。老两口得意忘形之间,就把文曲星下凡的事讲出来。乡亲近邻对麟儿一家也格外照顾。而自从有了麟儿,这一家人也时来运转:牛羊成群、猪肥鸡胖、粮食满仓满屯,日子过得十分红火。可是没过多久,河对门那伙愿人穷不愿人富的胆大包天的流氓恶棍便十分眼红,千方百计想毁掉这个幸福家庭。当他们几次较大的破坏活动未能得逞时,就认为这是有“文曲星”庇护之故。于是他们想出了一条害死麟儿的毒计,并且迫不及待地照计行事:趁老夫妇俩在野外干活时哄走麟儿,把他骗到河边,用九年老雄鸡头上的血给他画眉;用十年的老母狗的胯肉汤给他喝;然后将他的嘴堵上,再用绳索捆住他的手脚,抛入诺水河的深潭里。

老夫妇傍晚回来不见麟儿,召集了99个精壮男子找远处,99个妇人找近处,找遍方圆99里,找了刺笼找岩嵌,找了草堆找粪坑。一天过去了,不见麟儿踪迹;两天过去了,仍不见麟儿踪迹;三天过去了还是不见麟儿踪迹。夫妇俩抱头痛哭,哭干了眼泪,哭瞎了眼睛,几天几夜滴水不进,眼看只剩下一口气了,乡亲近邻也极度悲痛,家家房不冒烟,足不出户,昔日兴旺的黄村坪突然变成了一潭死水。

麟儿失踪的第七天早晨,一个白发老道从黄村坪东头走到西头,他给每个憔悴的村民喷一口清凉的泉水,大家立刻恢复如初。同时,他把一个好消息传遍了全村: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麟儿就要回来的。大家正要问个究竟,一眨眼老道就不见了,老夫妇和众乡民无可奈何,只得半信半疑度日如年地等待。第49天的早晨,全村人都走出门外,等麟儿归来,午时三刻,忽见小河的深潭里有一小孩骑一只大龟冉冉而出,仔细一看,正是麟儿……

13年后,18岁的麟儿科试及第,钦点状元,授南方八省巡按职,麟儿为官清廉,两袖清风。皇上降旨在黄村坪修建状元府第,并赐金匾一道。麟儿死后,葬在平坝中央,乡亲近邻,感激他带给黄村坪的好运和状元的功德,日夜烧香膜拜,乞求今后再多出状元。

却说文曲星回归天界,向玉帝陈述他下凡的经历,极力渲染黄村坪人心地善良,请求再次下凡。这次他不做状元不做官,只要化作巨笔,使黄村坪一带文风昌盛,让那些狂徒恶棍之后永世不得为害。玉帝准奏。于是,在麟儿死后第七天,一夜之间,下葬之处平地拔卢一座形如巨笔、高峻峭拔的山峰。山上林木茂盛,四时鲜花盛开,瑞气缭绕。人们为纪念死去的麟儿,感念文曲星的恩德,将麟儿骑龟出水的深潭取名“才子潭”,把这个平地拔起的山峰叫作文曲山,又因山峰形如巨笔,后人叫成了“文笔山”。从此文笔山方圆数百里地,受才子潭、文笔山风水的惠泽,不但粮食物阜,而且文人雅士更是代不乏人,黄村坪也被改称为“皇村坪”。

传说,文笔山中有仙人日夜讲经授书,有奇缘、慧根的读书人,半夜子时来到“风洞”口侧耳倾听,可闻朗朗诵读之声袅袅传来,凡听到读书声的人会文思大进,一举成名。不信者,不妨前去试试?

分类:通江故事 标签: 板桥乡 文笔山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未显示?请点击刷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