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怀太子李贤被贬巴州考证

据史籍载,开耀元年(681)十一月高宗第六子李贤被贬巴州(今四川巴中市巴州区),文明元年(684)三月“逼令自杀”,李贤在巴州生活了不到三年时间,但却令巴州人民思念不忘。清R26;朱锡谷纂修的《巴州志》在卷十杂纪志中记载:“人第知章怀太子(李贤)徙巴州,而不知尚有纪王、悼王,亦徙巴州。盖章怀太子有德于巴,而以冤死,故民思念之不忘,……”

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墓内侍女手捧盆景的壁画
唐代章怀太子李贤墓内侍女手捧盆景的壁画

《新唐书》卷八十一列传第六中记载“高宗八子:……武后生弘、贤、中宗皇帝、睿宗皇帝。”贤,就是李贤,谥号章怀,史称“章怀太子”。关于章怀太子其人其事,以及其处事明审、贬徙巴州、被逼自杀、遣柩乾陵等,后晋R26;刘昫等撰著的《旧唐书》、宋R26;欧阳修、宋祁撰著的《新唐书》都进行了很详细的记叙:
 “章怀太子贤字明允。容止端重,少为帝爱。甫数岁,读书一览辄不忘,至《论语》‘贤贤易色’,一再诵之。帝问故,对曰:‘性实爱此。’帝语李世勣,称其夙敏。始王潞,历幽州都督、雍州牧。徙王沛,累进扬州大都督、右卫大将军。更名德。徙王雍,仍领雍州牧、凉州大都督,实封千户。上元年,复名贤。①是时,皇太子薨,其六月,立贤为皇太子。俄诏监国,贤于处决尤明审,朝廷称焉,帝手敕褒赐。贤又招集诸儒……共注范晔《后汉书》。书奏,帝优赐段物数万。”(《新唐书卷八十一R26;列传第六R26;三宗诸子》)这说明李贤不仅容止端重、聪慧夙敏、处决明审,而且才能出众,所以“帝素爱贤”。

唐史记载章怀太子“容止端重,少为帝爱”。上元二年“六月,戊寅,立雍王贤为皇太子,赦天下。”(《资治通鉴卷二百二R26;唐纪十八高宗上元二年》)既如此,为什么会贬徙当时的荒僻之地巴州呢?以至后来遭受杀身之祸呢?

“时正谏大夫明崇俨以左道为武后所信,崇俨言英王类太宗,而相王贵,贤闻,恶之。……调露中,天子在东都,崇俨为盗所杀,后疑出贤谋,遣人发太子阴事,诏薛元超、裴炎、高智周杂治之,获甲数百首于东宫。帝素爱贤,薄其罪,后曰:‘贤怀逆,大义灭亲,不可赦。’乃废为庶人,……开耀元年(681),徙贤巴州。”②(《新唐书卷八十一R26;列传第六R26;三宗诸子R26;章怀太子贤》)

从《新唐书》的记载来看,李贤的贬徙巴州是因为皇后武则天听信明崇俨谗言,又疑明崇俨被杀是李贤所为,这样更加深了母子之间的矛盾,于是武后“遣人发太子阴事”,乃至“废为庶人……徙贤巴州。”这只能说明开耀元年(681)十一月李贤的被贬巴州,实际上就是朝廷政治斗争的结果。

章怀之死,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百三唐纪十九R26;则天顺圣皇后上之上R26;光宅元年(684)三月丁亥条记载:“丘神勣至巴州,幽故太子贤于别室,逼令自杀。”

《旧唐书》也记载说:“文明元年(684),则天临朝,令左金吾将军丘神勣往巴州检校贤宅,以备外虞。神勣遂闭于别室,逼令自杀……”(《旧唐书卷八十六R26;列传第三十六R26;高宗中宗诸子R26;章怀太子贤》)
  武后临朝后,派左金吾将军丘神勣以“检校”为名,前往巴州,将章怀太子“闭于别室”而“逼令自杀”的,而被杀的直接原因是“太子尝作《黄台瓜辞》”。

据《旧唐书》卷五本纪第五高宗条目中记载:“时帝风疹不能听朝,政事皆决于天后。自诛上官仪后,上每视朝,天后垂帘于御座后,政事大小皆预闻之,内外称为二圣。帝欲下诏令天后摄国政,中书侍郎郝处俊谏止之。”于是,“帝幸东都,诏(弘)监国。”(《新唐书》卷八十一R26;列传第六)实际上,高宗把江山传给了李弘,武则天为了实际控制皇权,“(上元二年)四月己亥,天后(鸩)杀皇太子……六月戊寅,立雍王贤为皇太子,大赦。”(《新唐书》卷三R26;本纪第三R26;高宗)结果又于开耀元年徙巴州。

高宗死后,武则天第三子李显继位,是为中宗,但不到两个月,就被废为庐陵王。“弘道元年(683)十二月丁巳,大帝崩,皇太子显即位…… (嗣圣元年)二月戊午,废皇帝为庐陵王,幽于别所,仍改赐名哲。己未,立豫王轮为皇帝,令居于别殿。”(《旧唐书卷六R26;本纪第六R26;则天皇后》)居于别殿实际上就是被软禁了。就这样武则天先后用“毒”、“贬”、“ 废”、“囚”等计除掉了自已亲生的四个皇子,垂帘听政,并于“载初元年(690)春正月,神皇亲享明堂,大赦天下。”(《旧唐书卷六R26;本纪第六R26;则天皇后》)在洛阳当上了“圣神皇帝”,改国号周。从小受正统儒家思想影响的李贤,眼见大唐江山行将崩溃,悲痛万分,“……作《黄台瓜辞》云:种瓜黄台下,瓜熟子离离,一摘使瓜好,再摘令瓜稀,三摘尚云可,摘绝抱蔓归。”以抒心中悲愤之情。

“太子因此瓜辞,为武后所忌,既徙巴州,命金吾将军邱神勣,逼令自杀,葬于此,墓在南龛山麓。”(《巴州志卷三建置志下R26;冢墓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)

李贤徙巴州,给偏僻的巴州留下了一段史话,留下了不少遗迹,供后人凭吊吟咏。如:太子墓、章怀寺、太子读书台、章怀太子故宫、太子望京山等。

太子墓:据明R26;曹学佺在《蜀中名胜记》卷二十五川北道保宁府二巴州条目中记载:“有唐太子贤墓。……在治南二里,高如一小阜。……当时有铭其墓者云:断一指得天下,凡人不为,杀爱子窃帝位,武后行之。噫嘻!贤之遗隧,万世之元龟。”
  清R26;常明、杨芳灿等纂修的嘉庆《四川通志》卷四十五舆地陵墓保宁府巴州条目中也记载:“章怀太子墓在州城南二里。”

又据道光《巴州志》记载:“墓在南龛山麓。相传:旧修有寝庙,兵燹后,荡然无存。道光八年知州陆成本,特为勘定茔界,立碑以禁樵牧、侵占。”(《巴州志卷三建置志下R26;冢墓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)

明清的典籍资料中都记载了太子墓在城南二里的南龛山麓,到底太子墓现在何处呢?其实,旧址在巴州区巴州镇南坝村35变电场东侧。据《巴中县志》(巴中县志编纂委员会编,巴蜀出版社出版。)记载:“1978年修35变电站时,将部分墓地压于场基。1984年,县委、政府决定,由县文管所勘定茔界,用条石砌成圆形冢,高1.75米,直径15.5米,勒石为碑。”

现在我们虽然已经无法看到太子墓当年的规制和形式了,但清顺治十四年丁酉举人通江李蕃的《与周希尧牧伯书》中对此作了记载:“贵治之南,有章怀太子墓。某少时赴试阆城,曾过其地,见神道精严,翁仲成列,而墓地开阔,樵苏禁厉,所以松楸无恙,灵爽斯存,以故载之《州志》,为陵墓之一,传之游人,为凭吊之光者也。”

其实,太子墓应是太子衣冠冢。据《新唐书》卷八十一列传第六记载:李贤“逼令自杀”后,“后举哀显福门,贬神勣叠州刺史,追复旧王。”“神龙初,追赠司徒,仍遣使迎其丧柩,陪葬于乾陵。睿宗践祚,又追赠皇太子,谥曰章怀。”(《旧唐书卷八十六R26;列传第三十六R26;高宗中宗诸子》)也就是说章怀太子的灵柩在神龙初(705)已迁长安,陪葬于乾陵。清R26;道光《巴州志》也说:“则此亦空墓矣。”

章怀寺:“章怀寺在州南一百里,盖亦章怀太子遗迹也。有莲花洞、太子岩诸胜。土人于岩下掘得太子像,背刻:秋溪沟李明造。或云明嘉靖中凿。”(《巴州志卷三建置志下R26;寺观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)
  章怀山古称天平山,章怀寺位于山之北端,始建于东汉,为道教道场,扩建于唐代,为佛教圣地。《巴中县志》记载:在“县南茶坝乡(作者注:今巴州区茶坝镇)章怀村有章怀寺,因唐章怀太子游住于此而得名。”(《巴中县志》巴中县志编纂委员会编,巴蜀书社出版。)

据寺中碑载:早在汉代已有古刹,其殿宇佛像几经焚毁和重修。《复固重修碑》记:“康熙年间,南岳来僧先创修大殿,左右禅宇;复修前殿、围墙、山门、海面天井,殿宇巍峨……”乾隆戊申年(1788)孟冬月所立《界碑》也记载:古刹占地广阔,寺界南至莲花洞右边大垭石包咀,直下二岩界;北至石佛岩横进水沟,直至罐窑岭界;西至白垭子岭梁、牛项颈沿岸,交仪邑大界;东至大石梯沿岸为界,方圆数里。”嘉庆十三年(1808),由主持僧率徒化募培修,寺内中雕大佛,两侧有阿难、迦叶、韦驮、诸天、伽篮……左塑普陀观音、十八罗汉;右塑真武福圣真容,至“文革”中毁坏,仅遗古碑3块,字迹尚清晰可辨。

太子读书台:其旧址在巴州区城东十五公里,巴江西岸,与曾口场相对,现属巴州区曾口镇书台村。 “太子读书台在州东南三十里,相传章怀太子读书处。”(嘉庆《四川通志》卷五十一R26;舆地R26;古迹R26;保宁府)清R26;常明、杨芳灿等纂修,巴蜀书社出版。)
  清R26;朱正蕃在游览书台山时曾作《书台山》一诗,该诗写作者游览古迹而怀念古人,为章怀太子因赋《黄台瓜辞》而遭致杀身之祸的事情鸣不平。其诗曰:山径频闻唐代开,章怀曾此建书台。三巴西蜀埋荒冢,六载东宫著异才。未见狄张能补浴,空传瓜蔓寄悲哀。风流千古河山永,仿佛弦歌岭上来。

章怀太子故宫:“相传,即今吏目署门前。上马石犹存。见《志略》。”(《巴州志卷三建置志R26;古迹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)吏目就是掌管缉捕、守狱及文书的吏员,其办公的地址叫吏目署。其旧址在今巴州区原人民大礼堂西侧。

望京山:“望京山在州东二百二十里板庙场,相传为章怀太子望京师处。山下有观音洞。”(《巴州志卷一地理志R26;山川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)今属平昌县板庙乡望山村。

关于章怀太子与巴州之遗事,史料记载有限,其传说倒是不少,如:太子拴马亭、上马石、九龙岭、太子岩、王望山等,甚至还有川剧《太子贬巴州》。这些仅只是传说或舞台艺术而已,不足为史之信。
  

注: ①另说:“上元元年(674),又依旧名贤。”(《旧唐书》卷八十六R26;列传第三十六)②另说:“调露二年(680),崇俨为盗所杀,则天疑贤所为。……乃废贤为庶人,幽于别所。永淳二年(683),迁于巴州。”(《旧唐书》卷八十六R26;列传第三十六)

作者:彭从凯

主要参考使用书目:

1、《旧唐书》后晋R26;刘昫等撰著,中华书局出版。

2、《新唐书》宋R26;欧阳修、宋祁撰著,中华书局出版。

3、《资治通鉴》宋R26;司马光编著,中华书局出版。

4、《蜀中名胜记》明R26;曹学佺著,重庆出版社出版。

5、嘉庆《四川通志》清R26;常明、杨芳灿纂修,巴蜀书社出版。

6、道光《巴州志》清R26;朱锡谷纂修。

7、《巴中县志》巴中县志编纂委员会编,巴蜀书社出版。

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760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aptcha Code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