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州白莲教乱纪略

乾隆六十年秋,湖北襄阳白莲教首齐王氏(王聪儿)、樊人杰、王光祖、张汉潮、阮正隆等先后举事。因川、鄂接壤,很快波及川东北。

十二月二十一日,巴州新恩乡二甲永安场方山坪(今平昌县岩口乡方山村)人罗其清据方山寨起事,三合院苟文明、响滩子(今平昌县响滩镇)鲜大川携族从之。同时,通江冉文俦、王士虎、李彬等据王家寨(今属万源市),与罗其清相为声援,彼此呼应。

白莲教罗其清住宅遗址
白莲教罗其清住宅遗址

罗其清,年轻时曾随舅父织布谋生,人称“罗机匠”。其父罗定国、兄其贤、弟其书、子詠福、女詠梅皆习白莲教。罗聚教徒数千于方山寨,发出“兴汉灭满”口号,推父罗定国为“老教”,推己为“元帅”。

嘉庆二年(1797)春,重庆镇总兵百祥偕巴州知州常发祥率兵勇驻老鹤山(位于今平昌县镇龙镇老鹰村境内)御之;川北镇通巴营巴州汛驻防把总岳廷春屯绿营兵于鲜家坪(位于今万源市鹰背乡境内)堵截;保宁府知府李杭招募乡勇,率南江教谕彭昭龄、通江武举陈家春屯冠子岩(位于今平昌县笔山镇观寨村境内);巴州武举苟芳贤、武生陈安邦、监生冯宇郅、义首苟义贤设卡竹筒口(位于今万源市鹰背乡瓦子坪村任斋公组境内)堵御。

官兵与乡勇攻王家寨数月不下,四月,百祥以炮击之,屋柱俱碎。冉文俦率教军突破重围,上方山寨与罗其清汇合。

六月,川北镇总兵朱射斗督兵至,驻青山观(位于今平昌县泥龙乡青山村境内);百祥移驻大罗坪(位于今万源市罗文镇境内),并力攻围;常发祥设卡风斗寺(今平昌县马鞍乡白岩村境内),遂檄达州武举李遇春进屯盖地坪(今平昌县泥龙乡境内),苟芳贤、陈安邦、苟敬贤设卡马鞍山(今平昌县泥龙乡境内)防堵。

七月,乡勇攻教军于仪陇庙(今平昌县泥龙乡场镇),遭遇伏击,溃败,李遇春阵亡。教军随即占领马鞍山,苟芳贤被俘。是时,齐王氏、樊人杰由陕西入通江沙回坪(位于今通江县杨柏镇与巴州区大和乡交界处),常发祥令军功王汝诏以二十七卡团勇堵截,教军改道东进。

九月,教军下方山寨与襄阳教军会师,以青、黄、蓝、白四种颜色为标记,军中设“掌柜”“元帅”“先锋”等职。达州徐天德所率白莲教军称“青号”,徐天寿、王登廷等白莲教头目依附徐天德;东乡王三槐所率白莲教军称“白号”,冷天禄、汤思蛟等附之;太平龙绍周称“黄号”,徐万富、唐大信等附之;通江冉文俦称“蓝号”,王仕虎、李彬等附之;巴州罗其清称“白号”,罗其书、鲜大川、苟文明等附之。至此,州境白莲教军势力壮大,浩浩荡荡,由通江刘坪(今铁佛镇)渡化鱼河,折老关庙(今广纳镇),过九根渡(位于今春在镇场镇对面,今属诺江镇),入通江,城陷,教军杀通江知县涂陈策。朱射斗、百祥合兵勇追剿至得胜山(今平昌县得胜镇),教军便分道滋扰。樊人杰、徐天德由曾口入巴州城,罗其清、冉文俦由清江至朱垭(距巴州区清江镇十里,时为至通江的要道),与官军激战,教军烧巾子山(位于今清江镇境内)白云观,掳掠而去。十八日,又战于尖山坪(位于原巴中县宕梁乡境内),教军三路人马进攻,官兵溃败,游击王相龙阵亡,教军很快占领巴州城,屠戮军民六百余人,于严公祠演戏十日撤离。随后,教军攻陷仪陇县城,转犯营山,不克,又分五股分头滋扰。

至此,巴州沦陷,州民各保一方。

义首苟敬贤守龙池寨(位于今巴州区店子乡二龙场村境内)、王汝诏守冠山寨(今巴州区清江镇观山村观山寨),武生何霖澍守鼎山寨,监生张玉文守太平寨(今属南江),监生陈良财守虎头寨(位于今恩阳区柳林镇猫儿铺村境内),文生赵会云守金山寨(今恩阳区三河场乡金宝寨)、王守一守龙头寨(位于今巴州区鼎山镇龙头村境内)、王汝亨守龙吼寨(位于今巴州区大和乡龙骨村境内)、李郁箐守龙台寨(位于今巴州区鼎山镇龙头村境内),武生李天宝守造山寨(今巴州区化成镇武职村铺山寨)、李守忠守忠信寨(今恩阳区九镇乡钟山寨),军功王三略守鹦鹉寨(今巴州区梁永镇鹦鹉山)、孙荣曾守巾子寨(位于今巴州区清江镇巾字村境内)、何瀛州守小宁城(位于平昌县原荔枝乡境内,今属江口镇),吏员张又新守石城堡(位于今恩阳区石城乡境内),职员夏日珊守杨柳寨(位于今恩阳区茶坝镇杨柳村境内),义首腾蛟守红云台(位于今平昌县板庙镇境内)、张我经守金华台(位于今平昌县泥龙乡金华村境内)。

十月,张汉潮复入州境。冉文俦又进巴州城,居民皆躲避至平梁城。冉无所获,乃尽焚公署、民房而去。当时,四川总督勒保下坚壁清野令,乡村居民各倚洞寨、险要自固。

十一月,经略大臣、四川总督勒保率军至巴州,追剿四十里,在九节梁(位于今巴州区梁永镇宏福村境内)杀教军数千人,遂驻师平梁城。

十二月,张汉潮、阮正隆由广元县境入巴州境,众号十余万,横列三四十里,昼夜焚烧,烟焰蔽天,州民不得安宁,深受其害。

嘉庆三年(1798)二月,川北道(即保宁府)官员李宏与巴州知州常发祥经办粮台于平梁城,并于宝峰山、巾子山、通江韩家洞设粮站,派陈安邦、王汝诏、何霖澍各带义勇防护。此时,罗其清、冉文俦据仪陇孙家坪,修寺唱戏,其党潜鬻牛马,半载不去。尚书惠龄、西安将军恒顺、直隶提督庆成及川北镇总兵朱射斗合兵围之。小道曲折陡峭,无法进攻,便派军功孙联升劝降招抚,罗、冉拒绝,又令南部县知县王赞武劝降招抚。王赞武,贵州人,为官清廉,素有“青天”之称,遂单骑入教军营帐,大声告诉教军:“南部知县王赞武来了!”罗其清问:“‘青天’来此有什么要事?”王赞武回答:“朝廷赦免你,知道吗?”罗其清说:“知道。”王赞武继续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投降接受招抚呢?”罗其清说:“招抚了也难免死罪。”王赞武说:“我能免你不死。”罗其清说:“我们虽然是死囚、盗贼,但你在南部放心,我们不会伤害你。”便派教军护送王赞武出营,随即拔营撤军。

五月,龙绍周率教军进入巴州东边的官渡溪,常发祥率义勇追剿。此时,襄阳白莲教头目龚怀仁率教军又进入州北的元鼎山,常发祥又率陈安邦、王汝诏督乡勇与南江李辉阳夹击,教军大败,杀龚怀仁,搜获“襄阳镇印”一颗。

六月,罗其清、冉文俦据营山县鸡山(又名“箕山”“太蓬山”,在今营山县太蓬乡境内),襄阳白莲教头目王廷诏、高均德、张天伦及徐天德先后会于此,阮正隆、唐大信左右扎营相依附。都统额勒登保、德愣泰自湖北率八旗精锐入川,协同惠龄三面进攻鸡山,教军大溃,分成十余股逃亡。教军初入鸡山,当地有预见的人说,山以“鸡”名,恐致鸡飞狗走,便更名“福山”,最终果然得到验证。

罗其清兵败鸡山后,随后抢占了难民居住的大鹏寨(在鸡山一侧)据守。冉文俦率教军回通江,据麻坝寨(位于今通江县唱歌乡境内)。此时,官军不再追歼其他教军,断其水源,独围大鹏寨。

十一月十九日夜,星陨如雨,官军夺卡而入,杀教军两千余人,俘虏教军头目刘士序及教军二百余人。罗其清溃围出。

十二月十六,罗其清率残部由官山(今巴州区清江镇观山寨)逃至巴江(巴河),又被官兵击败。被俘的苟芳贤乘机逃脱。

罗其清欲回方山寨,据灯盏窝(位于今巴州区清江镇观山村境内)。额参赞(额勒登保时为参赞大臣)、朱射斗兵追至白垭子(位于今巴州区清江镇文昌村境内),罗其清再次战败,窜走马梁(位于今巴州区花溪乡境内)、奔需风寨(位于今平昌县鹿鸣镇境内)。其弟其书、子詠福弃众匿于蔡家梁(位于今平昌县云台镇龙尾村境内),额勒登保率八旗精兵绕道截杀,副将德宁、游击喜明等搜获之,皆伏诛。罗其清走投无路,藏身鲊鱼洞(位于今平昌县岩口乡方山村境内),被清军生擒。

罗其清被俘,《清史稿·额勒登保传》如此记载:“其清踞营山之箕山,已为德楞泰所破,窜大鹏寨。额勒登保与德楞泰、惠龄、恒瑞四路进攻,十月合围。其清突走青观山,树栅距险。额勒登保鉴于黄柏山、芭叶山顿兵之失,议主急攻,亲逼栅前,席地坐。令杨遇春督兵囊土立营,且战且筑,诸军继之,攻击七昼夜。贼不支,窜渡巴河,踞遂风寨废堡。德楞泰同至,围之数重,势垂克。薄暮,忽传令撤围,贼倾巢夜溃。迟至黎明始驰追,贼四路逃窜,至方山坪已散尽。获其清于石穴,逸匪数日内并为民兵擒献。”

额勒登保此次入巴州,最大的战绩就是生擒了白莲教巴州“白号”首领罗其清。“是役(指须风寨之战——引者注),贼趋绝地,无外援,开网纵之,饥疲就缚,士卒不损,竟全功焉,复花翎。”(《清史稿·额勒登保传》)先前因战事失利、受降职降级处分的额勒登保这次被恢复“双眼花翎”(插在帽子上的装饰品。皇帝赐给对朝廷有特殊贡献的人。花翎是孔雀翎,有单眼、双眼、三眼之分。五品以上官员赏单眼花翎,级别高的官员赏双眼花翎,亲王、贝勒等皇族和有特殊功勋的大臣赏三眼花翎),并为后来嘉庆帝提拔重用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罗其清被俘后,鲜大川、苟文明率残部投奔麻坝寨的冉文俦。惠龄、德楞泰、朱射斗、阿穆勒答乘胜追剿,同围麻坝寨。教军在麻坝寨设置了三重木城,官兵累石锢之,截断水源,教军被困,欲放弃麻坝寨,前往陕西。

嘉庆四年(1799)正月初一,官军乘夜破麻坝寨。短兵相接,激战中,冉文俦及其子冉添德、弟冉文元被官兵长矛刺死,侄冉添元与鲜大川、苟文明率残余再次转战营山及蓬州(今蓬安),与东乡白莲教首领王三槐、冷天禄会师。

八月,苟文明率教军围攻通江马家寨(天成寨),王汝诏督九寨团勇解救之。

九月,参赞大臣额勒登保受经略印于平梁城下,巴州代理知州田文煦(前知州常发祥因平教乱有功,升四川按察司)率义勇随营护解粮饷。

额勒登保官复原职,并以“经略”身份节制川、楚、陕、甘、豫五省军务,全权指挥参与平乱的将领会剿教军。在巴州,于九月二十四日接到从北京专门送来的“经略”印。日后,巴州举人谢一鸣专为此事作《接印台记》。谢一鸣文辞铺张、笔墨渲染,为额勒登保歌功颂德:“……有大将军额者,胸罗甲兵,望高霍、卫,亲承庙算,统领貔貅,驻军于巴州。勒侯方击贼,随营送印适至于此。星驰电掣,前驱过也;雷厉风行,诸军合也;擐甲执兵,祖练明也。白羽荼也,赤羽火也,元常墨也,黄旄赭而青族蓝也。左提而右镇,后副而前协,肃队登坛,北面三觐九顿玉辞,然后受拜。旧帅撤幄,新帅誓师。军声之盛,节制之严,莫加于此。而平贼之功,亦基于此矣。……铸钟鼎而勒旂常,司勋固然,斯地可无记乎?不宁唯是,且使人民往来睹斯碑也,咸知天威之无远弗届,大将军之指麾如昨。……”道光四年(1824),巴州代理知州刘毓瑶又在平梁城下建“接印台”,立碑纪念额勒登保平定教乱、保巴州一方平安之事(碑今已不存,接印台遗迹亦废)。

十月,冉添元滋扰金龙台(在今平昌县西南,又名“龙泉寺”),额勒登保亲自出马,攻破教军营房,令总兵杨遇春、穆克登河伏兵麻石口(位于今平昌县望京镇境内),围追堵截,斩杀教军千余人。

嘉庆五年(1800)正月,教军由武胜县石板沱乘元宵节抢渡嘉陵江,代理四川总督魁伦令朱射斗赴援堵截。朱射斗率军从小路行军至老虎岩,遭教军伏击,孤军无援,自辰时(上午七时到九时)至未时(下午十三时到十五时),力战而死于西充县高院场。

朱射斗,字文光,贵州贵筑人。从征缅甸、金川,功多,累擢至都司。果毅善战,为将军阿桂所激赏,洊升贵州平远协副将。乾隆五十年(1785),擢湖南镇筸镇(今湖南凤凰县城)总兵,后历任云南普洱镇、福建福宁镇总兵。嘉庆二年(1797)春,任四川川北镇总兵。从军三十四年,嘉庆帝以宿将重之。额勒登保入川数大捷,皆倚朱射斗及杨遇春如左右手,教军畏之,号曰“朱虎”。朱射斗殁於阵,谥“勇烈”。

魁伦拥兵后退保潼河(流经盐亭县南入涪江的梓潼河),教军长驱直入,进犯蓬溪、盐亭,延及南部,南部知县率义勇击之,战死。不多久,教军复自射洪县太和镇抢渡,潼河失守,魁伦被治罪。

魁伦,满洲正黄旗人。乾隆五十三(1788)年,擢福州将军。嘉庆四年,署吏部尚书。魁伦多次在嘉庆帝面前称自己以前治四川“啯匪”有经验,谓平定白莲教乱不难办,请赴前线。当时嘉庆帝督责诸将平乱甚急,对经略大臣勒保平乱不满意,命魁伦赴四川,逮勒保治罪,魁伦即代署四川总督,驻达州治军饷。额勒登保继为经略,与德楞泰先后赴甘肃剿教军,魁伦专任四川军事。川北镇总兵朱射斗战死、潼河失守,魁伦难脱干系,被褫职,逮京赐死,子扎拉芬戍伊犁。

当参赞大臣德愣泰从甘肃回川时,正值白莲教首李彬、王士虎在州境内滋扰,州民全靠凭借洞寨、险要保全性命。当初,德愣泰驻军剑阁县武连驿,听说教军准备向彰明(今江油市彰明镇)、江油接应甘肃教军,遂由广元绕出江油,扼其要道。教军围攻乌龙寨时,难民向官兵发出求援,德愣泰率清军飞马前往救援,击败教军,随后,转战至马蹄冈(在今江油市西),九路教军一时聚合,分四路拒战,德愣泰分兵迎敌。由于教军人多势众,众寡不敌,情势十分危急。德愣泰下马踞地,以死激励将士,清军斗志大振、士气倍增,反戈一击,教军披靡四散,自相践踏。冉添元骑着已阵亡的朱射斗的战马,左冲右突,陷于水池淤泥中,清军一听教军呼叫“元帅”,马上明白遇到了白莲教渠魁,官军合力擒之(《清史稿》《戡靖教匪述编》均言冉添元系“马蹶跌涧”被清军擒拿,未说乘坐朱射斗战马),同时生擒的还有教军头目陈得俸,冉添元弟冉添恒被清军长矛刺死。被俘的冉添元后来回忆说,酣战时,忽然看见先前死于己手的朱射斗骑马从天而降,刹那间,飞沙走石,教军一时稳不了阵脚,故溃败(《清史稿》载德愣泰被困马蹄冈转败为胜,是因罗思举率三千乡勇及时救援。罗思举,字天鹏,今宣汉县普光镇人。少有胆略,跷捷,逾屋如飞。贫困,为盗秦、豫、川、楚间。教匪起,充乡勇,凭军功不断升迁,官至提督)。冉添元后被押送成都,分尸东市。

伍弥特·德楞泰,字惇堂,正黄旗蒙古人。乾隆朝,以前锋、蓝翎长从征金川、石峰堡、台湾,皆有功,累迁“参领”,赐号“继勇巴图鲁”。平定白莲教暴动,德楞泰“英勇超伦,战必身先陷阵,名与额勒登保相亚。”(《清史稿》)在平乱中后期,经略大臣额勒登保时常与参赞大臣德楞泰会商,协同作战。实际上,德愣泰是额勒登保的副手,职责是辅佐统帅,助理军务,分统军队。

作为二百年前的一个历史名人,德楞泰与巴中直接相关的,是今平昌县“得胜山”(今得胜镇,旧属巴州)、南江县长赤镇乐台村元山地名的更改命名。

《(道光)巴州志》卷一《地理志·山川》:“得胜山,在州东一百四十里。中一山,形凹如马鞍,南北两山相对夹拱,旧名‘南北山’。嘉庆二年教匪之乱,曾设粮台其中。五年,参赞公德愣泰追剿,战胜于此,故更今名。”

长赤镇乐台村元山,旧名“圆山”,以形名也。嘉庆五年(1800),德愣泰率八旗精锐及绿营兵在此与白莲教徒交锋,生擒白莲教头目赖掌柜、总兵鲜中青,绘图以进。捷报传至京城,嘉庆帝大喜,取《周易》中“乾元、坤元”之义,将圆山改名“元山”,并垂碑长赤(当时名“长池”,御制碑已毁)。

德愣泰乘胜追击教军至剑州(今剑阁)石门寨。教军据寨息屯。八旗士兵森格尔甲先登寨破之,生擒教军总兵李斌及陈得俸之妻郭氏,并一同正法。

五月,鲜大川再次滋扰巴州东境,攻破造山、玉成二寨,团首李天玉、张献武受伤,团勇四百余人伤亡。鲜大川又围楼台寨、巾子寨,巴州代理知州田文煦护粮,发平梁城乡勇驰援。

六月,鲜大川又破寨数十个,有时一个晚上就烧毁两三寨,杀戮之惨,至此极矣。这期间,正值德愣泰追剿襄阳白莲教掌教孙老六、雷世旺等于南部、盐亭、蓬溪等地,巴州防卫虚弱,故鲜大川大张旗鼓,如此作为。很快,德愣泰又杀回巴州境,破教军于得胜山,白莲教头目王世虎率残余窜陕西,鲜大川、苟文明分别奔广安、岳池。

七月,德愣泰追鲜大川至仪陇蒿枝洞,巴州典吏倪霄督同寨首陈朝会等人与教军战,擒教军副元帅吴效古、总兵苏映品、先锋刘兴科等人。鲜大川左臂被义勇长矛刺伤,困遁于韩家洞(位于今巴州区凤溪乡星光村境内),欲投奔其叔鲜文芳。鲜文芳约其投诚,未成功。鲜大川后来被旗首鲜文屏、杨仕山歼于响滩(今平昌县响滩镇。据《清史稿·勒保传》,鲜大川为寨首鲜文芳所诱杀,并非鲜文屏、杨仕山等人所歼),其随行杨昌仕等十二人均被诛。苟文明率残部悄悄潜回老家三合院,哭别祖坟后离开老家,与王仕虎合伙,于大巴山的深山老林里神出鬼没。是月,德愣泰与四川总督勒保合兵追剿诸股教军,歼毙鲜大川叔叔鲜文炳、教军总兵吴国耀、头目苟文礼等,杀教军三千余人〔据《清史稿·勒保传》记载,鲜文炳、吴国耀、苟文礼等人嘉庆五年(1800)六月,阵亡于岳池县新场〕。

九月,教军头目张二彪子窜入巴州东境滋扰。十一月,教军头目张以文又入登阁寨(位于巴州区原石门乡侯家沟村,今名“灯角寨”)、楼台寨,被义首何霖澍、王宗夏擒获。

嘉庆六年(1801)正月,刘青擒张二彪子于长乐碥(地望不可考)。

刘清,字天一,贵州广顺人,拔贡,乾隆五十五年(1790)曾任巴州州判。民有词讼,即于所在断决,时有“青天”之称,历任南充县知县、代理广元县知县等职。白莲教乱,刘清多次出入教军营帐,招抚教军,后以军功升至山东曹州镇总兵。《清史稿》有传。清人昭梿《啸亭续录》卷二、卷五亦多载其轶事。

八月,经略大臣额勒登保擒王士虎、冉添泗于通江报晓垭(地望不可考)。王士虎在冉家营教军中任元帅。冉添泗、冉文俦从子(名不详)、侄冉添元先后被清军擒拿后,王士虎被教军推为元帅,王士虎亦自称“老掌柜”。至此,皆伏诛。苟文明尽弃家小,假扮官兵,仍逍遥于巴山老林,劫掠为生。

嘉庆七年(1802)二月,教军头目李彬与襄阳“黄号”头目辛聪之弟辛文,潜伏巴州白岩山(地望不可考),刘清率军功李仕玉等人围剿,赵文相、傅敏德生擒李彬,李元受生擒辛文及先锋尹贵。

三月,陕安镇总兵田朝贵探知教军由巴州陈家坪(一在今平昌县镇龙镇烟灯村境内,一在今平昌县云台镇石城村境内,不知孰是)奔土地堡(今平昌县笔山镇),带兵追剿,歼首领张添伦,头目魏学盛、陈国珠于金子寺,擒拿张添伦侄张廷举。魏学盛骁悍健斗,教军与官兵交战,教军落后或畏葸不前者,常以木棒击之,教军畏惧,私下呼“魏棒棒”。

七月,经略大臣额勒登保歼毙苟文明于花石岩(在今陕西佛坪县境内)。苟文明生性诡谲,初与罗其清、冉文俦等同时起事,白莲教诸多头目被清军伏法,苟却辗转奔突,出入巴山、秦岭老林,日久稽诛,直至窜伏花石岩,总兵李应贵穷搜甚急,苟文明慌乱中坠崖,骨折伤重,为兵勇所毙,割取首级以献,枭示起事地方。

九月,四川总督勒保擒汤思蛟于芝苞口(今通江县芝苞乡)。自此,巴州境内白莲教乱基本平息,州民陆续回家,渐次复业。参赞大臣德愣泰从巴州凯旋归成都,沿途居民焚香献酒,夹道欢送,长达千里,殊为壮观。

作者:浩子

参考书目:

1、《(道光)巴州志》

2、《清史稿》

3、《清实录·嘉庆朝实录》

4、《(嘉庆)四川通志·武功》

5、《戡靖教匪述编》

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765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aptcha Code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