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巴中 平昌人物 白莲教教首鲜大川

白莲教教首鲜大川

鲜大川,巴州鼎山乡四甲楠木场帽盒山八角石(今平昌县响滩镇龙岩村)农民。生于乾隆年间(具体年号不详),卒于嘉庆五年(1800)。白莲教“巴州白号”创始人之一,被教众呼为“副元帅”。罗其清被官兵捕获后,苟文明为“巴州白号”主帅,鲜大川佐之,后分兵为主帅。

鲜大川出生于佃农家庭,父亲鲜文杰靠种田、打铁维持一家人生计。母亲苟氏(苟文明嫡姑)。鲜大川未成年时,亲父因病去世,母易嫁,鲜大川由叔叔鲜文芳收养。先于私塾念书,之后,武生出身的族叔鲜文炳见他虎背熊腰,体形魁梧,膂力过人(传说可抱起一头水牛走一根田埂)遂收徒教授武艺。

鲜大川自小灵敏机智。十一二岁时就在同龄中小有名气。十三岁时,他要来二锤、铁楔,爬上一巨石,竟将巨石一锤一锤砸开。十五六岁时,三四个壮汉同时围攻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及壮,便以打铁谋生,人称“鲜打铁”。

乾隆五十八年(1793年)春,一税吏至楠木场摊派并收受杂税,与乡绅鲜文芳上下其手,鱼肉百姓。鲜大川虽为鲜文芳从子,却仗义执言,为百姓讨公道。一天佯装酒醉,与税吏撞个满怀。税吏出言辱骂,看热闹的人教唆鲜大川,齐呼“打他的耳巴子(巴掌)”。鲜大川为了面子,将其掀翻在地,拳打脚踢,出了愤气。为了挽回税吏的颜面,鲜文芳将鲜大川逐出家门,勒令其到汉中去当背伕(背佬二),以示惩处。鲜大川当背伕来往于汉中、巴州之间,结识了三教九流各色人物,并开始习白莲教。

鲜大川的表兄苟文明,也是楠木场人。苟有胆有谋,邻人有事,大多请他排解,人称“苟诸葛”。因习白莲教,鲜大川结识了方山坪罗其清。后来,鲜、苟、罗便秘密商量起事。

起事前,鲜大川以铁匠身份,在今日响滩镇名叫“铁炉田”的地方,搭起草棚,架起火炉,锻造兵器。他为自己打造了一把钢叉。日后与官兵交手,也是使用的这把钢叉。鲜大川死后,族人以“镇宅”为由,将钢叉收藏。新中国成立后,此钢叉重见天日,被响滩小学校加工后做了单杠。“大炼钢铁”期间,单杠被收走,重又回炉,成为钢铁。鲜大川、苟文明指使与自己习教的人,将兵器悄悄运入韩家洞(即“些缝洞”)藏起来——日后,鲜、苟手下的教军使用的刀矛、箭簇大多出自鲜大川之手,并暗中组织信教百姓在洞内操练、布阵。

距离楠木场不愿的寇家营寨首陈朝会及陈大新、陈大礼、陈大党等有钱有势的人不甘雌伏,借庆贺春节之机在对联上写道:“皇恩浩荡扫平叛逆清华夏,圣眷宏惠桃符万象更新春”,影射、警告刚刚在湖北作乱的白莲教,他们哪里知道鲜、苟已加入白莲教,并蠢蠢欲动。鲜、苟认为寇家营的陈姓家族在挑衅自己,二人决定小试牛刀,攻打寇家营。嘉庆元年五月,因对寇家营情况不熟,且早有预防,鲜、苟与众教徒攻打无功而返。至十二月中旬,又派教徒扮成风水先生到寇家营摸清情况后,遂分三路出其不意地进攻。寇家营乡勇一时乱了阵脚,陈大礼仓促迎战,鲜大川拈弓搭箭将其射死在稻田中。与陈大新交手时,鲜大川从背后猛刺一钢叉,结果了陈大新性命,余皆作鸟兽散。

攻打寇家营事大。为防止官府缉拿,鲜大川、苟文明商议十二月十九日晚在楠木场三槐院起事。是夜,鲜大川、苟文明招集一千余白莲教徒,聚于苟文明老宅院坝,高举火把、刀矛,齐乎“官逼民反,清朝当灭”等口号,宣誓遵守白莲教教规,在周围斑竹上挂红布,表示已与方山坪“罗机匠”一起揭竿举事。鲜、苟两家族人和教徒合计一千余人马连夜开赴方山坪,翌晨到达。罗定国、罗其清等人早于方山坪寨门迎接。鲜、苟、罗合股后,旋即派教徒联络达县徐天德、东乡王三槐、太平龙绍周、通江王家寨冉文俦等白莲教渠魁,商定互为支撑,共为羽翼。二十一日,鲜、苟、罗在方山坪正式起事。起事仪式上,教众推罗其清父亲罗定国为“老教”,推罗其清为“元帅”,苟文明、鲜大川为“副元帅”。

寇家营
寇家营

嘉庆二年(1797)四月,冉文俦据王家寨失利后到方山坪与罗、苟、鲜合股。南充县知县刘清上方山坪招降。鲜大川怒,提刀相示,坚拒招纳。随后,川北镇总兵朱射斗、重庆镇总兵百祥、保宁府知府李杭、巴州知州常发祥、川北镇通巴营巴州汛驻防把总岳廷椿、南江县教谕彭昭龄、通江武举陈家春、巴州武举苟芳贤、达州武举李遇春等率兵勇围攻方山坪,鲜大川、冉天元等带人马杀下山去,伤毙大量兵勇。

五月,襄阳教军首领齐王氏至方山坪,会达州、太平、通江、东乡白莲教头领,各自封号,鲜、苟、罗所属教军为“巴州白号”。

闰六月,围攻方山坪的兵力又添陕甘总督宜绵部。为收获方山坪附近的粮食,苟文明带队冲出包围圈,直奔泥龙庙,佯攻巴州引开官兵。百祥等人带队追击,鲜大川则乘势组织教军日夜抢收粮食。待苟文明引着官兵兜了一圈回到方山坪,方山坪周围的粮食已被教军抢收一空。

韩家洞

九月初,冉文俦等先撤出方山坪,欲与达州徐天德合,攻占通县城。鲜大川则带鲜家营的部分弟兄,巡回在盖地坪、毡帽山、马渡关一带防守。后来教军撤离方山坪时,鲜大川担任先锋,率教军开路,罗其清殿后,苟文明保护老小,乘夜离开老营。经过官兵防线时,鲜大川手持钢叉,前后左右刺杀,如入无人之境,突破重围。

九月,鲜大川同罗、苟在邱家院、澌滩河与徐天德、冉文俦、龙绍周、王三槐合。随后,鲜大川同罗、苟带领人马由刘坪渡化鱼河折老关庙,直驱通江县城,杀知县涂陈策,开仓充实军粮。数日后,鲜大川同罗、苟撤出通江县城,于南北场与百祥、朱射斗部激战,后奔清江渡、朱垭、巾字山,夺白云观,占尖山坪,游击王相龙阵殁,攻陷巴州城。

九月下旬,鲜大川、罗其清、苟文明和冉文俦攻营山县城不利,退至仪陇县孙家梁筑寨把守,乘官兵抽兵援长寿之机,攻陷仪陇县城。清廷派西安将军恒瑞入川,专剿鲜、罗、苟及冉文俦部教军。

嘉庆三年(1798)四月,鲜大川率兵与恒瑞战,因北方入川的官兵水土不服而胜。时冉文俦和襄阳教军首领高均德、李全来与罗、苟、鲜合,攻仪陇粮台,斩典史杨堂、把总刘忠孝等,清廷再调德楞泰、惠龄助战。

六月,鲜大川同罗其清、苟文明据营山县箕山与官兵对峙。

七月,“达州青号”首领徐天德、王登廷,“襄阳黄号”首领樊人杰亦来箕山与罗其清合后,据凤凰寺,与罗其清成犄角之势。罗其清、苟文明、鲜大川所属“巴州白号”教军在箕山站稳脚跟后,活跃于川东北的其他教军纷纷向其靠拢。

九月,围困箕山的清将已有惠龄、额勒登保、德楞泰、恒瑞、朱射斗、富成等,而罗其清、冉文俦、阮正隆部教军不足万人。已撤出箕山的徐天德、张汉潮、高均德、樊人杰等见此,又率部先后从渠县、旺苍、苍溪回箕山增援。

罗、冉、阮决定“隐蔽撤出,抢占太蓬”。鲜大川乘秋雨初晴,率队偷袭官兵西营,官兵措手不及,被鲜大川冲破营帐,罗其清、苟文明、阮正隆等乘机杀出一条血路,直驱太蓬山。额勒登保、德楞泰、恒瑞、富成、朱射斗等“攻”上箕山,只是一座空寨。

时鲜大川、苟文明据太蓬山附近的青观山,待围太蓬山的官兵还未形成包抄之势时,按预先的商议,由鲜大川、苟文明率队转仪陇、巴州,前往通江麻坝寨,意欲引开官兵主力,减轻太蓬山包围压力。鲜、苟离开后,官兵破山,罗其清败亡被官兵生擒。后来,官兵又破麻坝寨。鲜大川、苟文明、冉天元死里逃生,率残余再走营山、蓬州,与白莲教“东乡白号”张子聪合。

嘉庆四年(1799)上半年,鲜大川、苟文明转回通江,攻土堡寨,断乡勇汲道,使其饥渴几毙。八月,攻马家寨。九月,鲜大川、苟文明入陕与冉天元、王廷登、阮正隆、徐天德、樊人杰合,其势益甚。

嘉庆五年(1800)初,鲜大川、苟文明由陕入楚,又由楚入川,与四川提督七十五激战于麂子坪、蚂蝗坪一带,伤七十五。鲜、苟遂向川西进击。

“马蹄岗之战”后,鲜大川、苟文明率部又入渠县、岳池。随后,鲜大川入巴州,破玉成寨、薛家寨、冯家寨,杀乡勇头目李天玉、李守一、冯思明、张献武等,随后又破楼台寨、巾子寨。在南北场,被德楞泰击败,鲜大川再入渠县、岳池。七月,在岳池新场,受阻于德楞泰,又遇勒保、色尔滚、赛冲阿部官兵前后夹击,教军先锋鲜文炳(鲜大川族叔)、教军总兵吴国跃、教军掌柜刘崇照、教军头目苟于明、教军总旗手陈文元等三千余人阵殁。当时,鲜大川、苟文明虽合,但已不宜联合作战太久。二人突围至渠县三汇高寺寨,欲夺官兵粮草,无果。为避免川北镇总兵薛大烈的重兵包围,两人分开逃离。苟文明沿渠江南下定远,引诱薛大烈;鲜大川率部逆巴河北上,被勒保、德楞泰追击。鲜大川撤至巴州佛楼寺(今平昌县佛楼镇)遭遇官兵堵截,溃败,便向仪陇方向溃逃。至蒿枝洞(在今平昌县南风乡凉树村境内,时属仪陇),典史倪霄督同寨首陈朝会,集乡勇截击,擒拿教军副元帅吴效古,毙教军总兵苏映昌、教军先锋刘映利。次日,鲜大川率残余攻击乡勇,以银五百从乡勇手中赎吴效古。寨首陈朝会不许,冲突之中,鲜大川左臂被矛刺伤。鲜大川逃往巴州方向,欲奔韩家洞〔在今响滩镇楠木村境内,又名些(裂)缝洞〕。韩家洞洞首(寨首)正是鲜大川养父鲜文芳。鲜大川先遣教军旗手鲜文屏、杨仕山赴洞与养父接洽。鲜文芳接见鲜文屏、杨仕山二人时说:“鲜大川,贼也。吾以为诸子乎?二人能擒以来者,吾请赏汝功。”二人惶恐受命,约为内应。七月二十一日夜三更,鲜文芳带鲜文钦、鲜元明、韩毓连等百余人,直抵鲜大川营房。教军惊醒,大呼“官兵来了!”鲜大川惊起,手持钢叉,正欲逃逸,在一旁的鲜文屏、杨仕山乘其不备,用矛戳毙。随行教军杨昌仕等十二人,一并歼戳,献级枭示。

鲜大川之死,此为一说。

先,鲜大川、苟文明在三槐院举事,鲜文芳以养父身份制止,鲜大川不听并对鲜文芳不满。后来官府推行“坚壁清野”政策对付白莲教,鲜文芳当上地方寨首,团练乡勇,保卫一方。官府许诺鲜文芳,如果捉到鲜大川,可赏官职。鲜大川兵败回老家后,鲜文芳设法私下收买了鲜大川的护卫路保、杨仕山。鲜大川了解养父情况,二人串通隐瞒,反将鲜大川问话传与鲜文芳,鲜文芳便嘱路、杨二人“先下手为强”。一日下午,因天气炎热,鲜大川袒胸裸腹睡在一张大木凳上休憩养伤(鲜左臂被矛刺伤)。见行刺时机到来,杨仕山持刀插入鲜大川腹内。鲜大川痛醒,见杨、路二人正向屋侧班竹林跑。鲜大川一手捂腹部,一手持刀朝二人掷去,因距离二人较远,刀刃只伤及杨仕山。鲜大川明白此为养父所为,欲起身逃离,刚站起身来,便倒下殒命。乡勇割下鲜大川首级,随后带往巴州州署领赏。鲜文芳因杀鲜大川封六品军功。

鲜大川之死,此为又一说。

以上二说均大同小异。鲜大川被杨仕山所杀一说确凿。根据后来被官兵俘虏的白莲教“巴州白号”元帅冉璠口供:“七月间,鲜大川走在响滩子,被我们营里投出去的杨仕山杀死,我又同苟文明才逃过陕西。”(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藏《农民运动档案》)

参考书目

1、赵尔巽等《清史稿》

2、石香村居士《戡靖教匪述编》

3、勒保《平定教匪纪事》

4、清仁宗等《平定教匪志喜联句》

5、朱锡谷等《(道光)巴州志》

6、王纲《清代四川史》

7、魏源《圣武记》


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

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