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巴中 巴州故事 巴中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艾文恩阳脱险的故事

巴中地下党中心县委书记艾文恩阳脱险的故事

1948年4月,蒋介石委任四川军阀王陵基为四川省主席。王陵基为适应打内战的需要,以巴山设防为幌子,全省新编了441个保安团,各县还要成立反共自卫大队,因而横征新兵上百万,青壮年中的单丁、独子,一律强拉。征粮、派款、征税,更是名目繁多。为了避丁,有的斩断食指,有的藏于岩洞、深山、老林,有的离乡背井,有的干掉乡、保人员而白毁其身。

中共巴中地下党组织根据上级指示,及时发动群众,开展抗丁抗粮抗捐税的“三抗”斗争。为使党组织不致暴露,在各地建立了“农协会”、“贫农团”、“拜把会”、“拈香姊妹会,白皮红心的“哥老会”、“生死同盟会”等组织,作为党的外围力量。通过这些组织的成员亲联亲、友联友、打干亲家、换工互助等方式,联系群众、发动群众、团结群众、组织和领导群众一起行动。由于“三抗”斗争直接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,深得民心,迅速形成了一呼百应的群众运动。为了指导运动的正常发展,中共巴中中心县委书记兼平昌县委书记艾文留起大胡子,扮作牛贩子、盐贩子和贩卖棉花、剪刀的客商,在巴中境内的30多个乡镇,逢场大赶场卖货,冷场天深入农村,一面调查了解民情,单线联系党的组织,指导工作;一面宣传群众、发动群众、组织群众,使“三抗”斗争步步深入开展起来。

当巴中东北一带乡村的“三抗”斗争广泛开展起来后,因西南一带党组织力量薄弱,“三抗”斗争还是死水微澜。艾文与中共巴中中心县委组织委员兼巴中县委书记周永开约好,一月后,在巴中西部要镇-一一恩阳河相见,在那边一起工作一段时间,住地是雷家栈房,暗号是“卖棉花”。

艾文从成都到恩阳,住进了雷家栈房,不见周永开。第二天,他沿街叫“卖棉花”,仍没见周永开。晚上,欲到渡口探望,来了一伙荷枪实弹的警丁,将他抓进恩阳区署。区长莫颜如,因他的长相像个狗熊,人称“莫狗熊”,他是个反共老手,他听说抓了个“大胡子”,便亲自审问。

莫狗熊问:“你叫啥名字?”

艾文答:“唐代清。”

“身份证。”

艾文掏出身份证,交给“莫狗熊”。莫睁开眼睛看到“化成人”。“职业?”“小贩。”

检查口袋里,只有3斤棉花。

莫狗熊像抓住了把柄,“你贩卖棉花就这么几斤?”“生意嘛!本钱大,大做;本钱小,小做。”“你真是化成人?”“真是”“你认得赵济刚”“不但认识,还是亲家。”“什么亲?”“儿女亲家。”“你撒谎!”“不信,你马上问赵济刚。”

赵济刚是当时的巴中县参议长兼民众自这总队副总队长。莫听后,半信半疑起来:“抓错了,不好向赵济刚交代;放过了,不好向雒县长交代。”

莫狗熊左思右想后,叫文书写通告,贴上街头布告说:“唐代清,以贩卖棉花为名,进行异党活动,现己抓获在案,有知情者来区署检举,重赏不怠。”

正在这时,周永开赶到了恩阳,欲去雷家栈房住宿,忽听鸣锣通知:“看布告啊!着布告啊!”

周永开跑去一看,暗暗吃惊:“怎么办”,他没顾多想,把背的10斤棉花往栈房一放,奔区署,找到看守人员,说:“要看看唐代清。”看守人员说:“要经区长批准。”周永开马上找到莫区长。莫问:“你与唐代清有亲吗”“没亲”“你来检举吗,”“我看看你们抓的唐代清,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唐代清。”“你要看他可以,但要与看守人员一路口”“是!”

周永开见到了绳捆索绑的唐代清。唐代清没等周永开开口,便自言自语:“我有胡子,就说我是异党;我说我是赵参议长的亲戚,他们也不信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周永开急中生智说:“你给赵参议长写个信嘛!”

“他们不允许啊!”

“我去给莫区长求情”

周永开找到莫颜如:“区长!唐代清我认识,是赵参议长的亲戚。”

“口说无凭”

“要不要请赵参议长到这儿来?”

“那倒不必。”

“区长是不是写个便条,我给赵参议长送去?”莫眼珠子转了几转:“可以!我写封专函,派专人和你一路去见赵参议长。要真是他的亲戚,我立即放人;否则,你跟我派去的人一道回恩阳来。”

赵济刚是巴中地下党的老挚友,看到莫狗熊送到的信,马上信告:“唐代清确是鄙人穷亲,请高抬贵手。”

欢迎捐赠支持本站,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“分享巴中”关注我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7776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