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阿献赋钦睿评——李翰林再考

卷阿献赋钦睿评——李翰林再考

《大清雍正实录》卷之三十一: 雍正三年(公元1725年。笔者注,下同)。癸未。又谕大学士九卿等。前日李钟峨奏称、翰林为储材重地。自康熙四十五年至六十年七科、每省俱有庶吉士。查雍正元年癸卯科、汉军、及河南、四川进士、无馆选者...

杨贵妃所食荔枝来自巴中?

杨贵妃所食荔枝来自巴中?

李肇《唐国史补》中说:“杨贵妃生于蜀,好食荔枝。”这句话含有杨贵妃(原名杨玉环)自小就爱吃荔枝的意思。杨玉环天宝三年入宫,因得宠于唐玄宗,于天宝四年八月被册封为贵妃。成为贵妃后的杨玉环无疑就更具有吃荔枝的条件了,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杨贵...

“湖广填四川”是张献忠剿四川引起的吗?

“湖广填四川”是张献忠剿四川引起的吗?

张献忠,字秉吾,号敬轩,是陕西延安柳树涧(今陕西定边东)的农民,于崇祯三年(1630年),率领米脂18寨农民起义,自称“八大王”,因身长面黄,人称“黄虎”,在群众中很有威信。他率领的农民军杀贪官污吏,诛土豪劣绅,所到之处,农民欢迎。但...

晏阳初:“平民教育”的意义与其他教育的关系

晏阳初:“平民教育”的意义与其他教育的关系

一、引言 自“平民教育运动”开始以来,为时虽仅数年,然影响所及,已遍全国,大而通都大邑,小而穷乡僻壤,都有平民学校的踪迹,先后受平民教育的,已达三百余万人(系根据售出之千字课本推算)。至于组织平民教育促进分会,专事提倡平...

晏阳初:中国农村教育问题

晏阳初:中国农村教育问题

所谓教育,一般的、普通的教育,并不是难事,耍使教育切合实际的需要,才是难事。在今日的中国,最切合实际需要的就是农民教育。一般人以为教育的目的在产生伟大庄严、光辉灿烂的中国,我们的希望也是如此,只是这种希望在今天实在太渺远!现在,中国已...

谈谈巴州荔枝道

谈谈巴州荔枝道

唐代,今鹰背、河口、石窝、大沙坝、赶场坝、魏家坪、杨宗岭、锅团圆、烟灯垭、秋波粱、草坝、关坝、龙凤、董溪口14个场原属巴州辖的14个场,于清道光三年才划入太平即今万源县长乐乡的。当年可达西安南面的驿道有两条,即国家正在“申遗”的“米仓...

巴中市第一批市级历史建筑名录

巴中市第一批市级历史建筑名录

巴中市第一批市级历史建筑名录主要是:恩阳胡家大院、通江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办公旧址。 (1)胡家大院:位于恩阳区文治街道办事处老场社区正街,始建于清朝,坐西北向东南,四合院二进式部局,山地建筑,前低后高,依山而建,总占地面积...

阴灵山曾四易其名|阴灵山名字来历

阴灵山曾四易其名|阴灵山名字来历

阴灵山位于巴中城西24公里的灵山场之上,被誉为“川北胜秀”。曾经被叫过“鞍悬山”、“阴阳山”、“灵应山”,最后叫名“阴灵山”。 一称“鞍悬山”。说是很早以前,天神造就了大巴山中的一座云天孤山。东壁刀削,山顶南北耸固,中间一...

额勒登保巴中行迹考(下)

额勒登保巴中行迹考(下)

……(八月)初五日,五十里。杜家坪。通江属。初六日,住。初七日,六十里。竹峪关。通江属。初八日,住。初九日,九十里。洪口。初十日,一百里。蒿枝坪。十一日,雨。十二三四日,水阻,住。十五日,四十里。闭溪。十六七八日,住。十九日,六十里老...

额勒登保巴中行迹考(上)

额勒登保巴中行迹考(上)

额勒登保是嘉庆朝名将。二百多年前,因平息白莲教乱,多次入川,足迹几遍巴中。《额勒登保巴中行迹考》一文,探赜索隐,钩稽剔抉,旨在对其巴中境内的行军路线做大致追踪,勾勒粗略轮廓;对行军途中所经关卡、要塞等,做简明的地望考释;对相关人物、事...

方山坪农民起义始末

方山坪农民起义始末

方山坪农民起义首领罗其清[1]和他的副手罗其书、鲜大川、苟文明,于清代嘉庆初年,在四川省平昌县岩口乡方山村(原属巴州管辖),以“官逼民反”的口号,为首组织和领导农民起义(史称白莲教起义)。农民们前仆后继,穿州破县,纵横驰骋川、鄂、陕、...

严颜三墓(忠县严颜墓、蓬安严颜墓、巴中严颇墓)考论

严颜三墓(忠县严颜墓、蓬安严颜墓、巴中严颇墓)考论

“义释严颜”是一个千古传颂的动人故事。据《三国志·张飞传》载: 先主入益州,还攻刘璋,飞与诸茜亮等溯流而上,分定郡县。至江州,破璋将巴郡太守严颜,生获颜。飞呵颜曰:“大军至,何以不降而敢拒战?”颜答曰:“卿等无状,侵夺我州...

通江县铁佛镇土城寨--龟碑传奇

通江县铁佛镇土城寨--龟碑传奇

清咸丰十一年(1861辛酉)冬,官军将领李家辉(巴州人)镇守土城寨期中。李兰义军朱统领(朱义宣)率部进驻刘坪。次日晨,朱军攻土城、未破。下午时分,朱策智取,伏兵左右,假败而逃。寨将李家辉、万国金追至山脚,被围,当即万国金被杀,李家辉被...

通江民歌散记

通江民歌散记

1957年的冬天,在莫斯科的“世界青年联欢会上”,一曲通江民歌《豆芽葱蒜叶》博得了来自世界各地观众的阵阵掌声。笔者于2006年秋在通江采访中知道了《豆芽葱蒜叶》和通江民歌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—— 民间歌谣是民间文学的重要组成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