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民国通江县参议长(国大代表)王翼民

民国通江县参议长(国大代表)王翼民

王翼民,通江县沙溪人。弟兄三人,大哥王勋,字子由,保宁(现阆中)联中毕业;老二王尤;他排行老三。

王翼民的父亲王兴吉对三个儿子寄于厚望。专门请了一个教书先生教其读书。将三个儿子和教书先生一起锁在书房内,自己亲自掌管钥匙,定时吃饭,定时休息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老大、老幺都学业有成。只是老二王尤天自愚钝,学业上无所长进。

王翼民自幼聪颖,悟性极高,从小学到中学一路顺利。后考入四川法政大学。毕业后,在盐亭县当县长。一年后回到通江,任公安局局长。

一九四五年,国民政府决定“结束训政,实行宪政”,要求各县成立县参议会,王翼民任参议会会长。参议会属于地方咨议机关,又称“民意”机关。他的职责是参政议政,除决定县政府重要的施政方针,听取政府施政报告,提出县政的兴革建议外,还可以审议县政府财政预、决算,向县政府提出询问。

一九四六年,国民政府要召开国民代表大会,分配通江一个代表名额。当时提出两个候选人,即王翼民和司瑞。王翼民凭着自己的实力,击败了司瑞,胜利当选。

沙溪的知情人士说,王翼民之所以当选,一是牌子响,名气大,有县参议长的头衔;当时的专署李专员与其是至交。二是下面有得力的助手,有几个区长支持。如北路里的刘九皋,东路里的靳廷垣,南路的王在熙。有洪口的赵北平、赵子谦、王学尧,双锣塬的赵从禄(赵崇禄)、赵从模都是他的得力干将。加上沙溪嘴的李玉平、闫和璋王子厚何贻品的支持,力量确实庞大。

王翼民也确实比较正直,能够秉公办事,对自己的两个哥哥经常劝诫,对王坪的地主豪绅经常加以约束。那时沙溪嘴的人到瓦室、毛浴赶场、背力,进通江县城都要在肖口(现长胜)过渡船,只要是王翼民在场,所有人的船钱都是他掏,所以很得民心。特别是制止沙溪恶性武斗,至今传为佳话。

一九四五年五月间,何家与闫家在沙溪街上为一点小事发生争执,双方互不相让,矛盾越来越激化。何、闫都是沙溪的大姓,都想借此扬名立万。闫家以角溪沟河边上(小地名)闫仕英为首,何家以何镝德、何钦德为首,各准备了一百多壮士,青杠棒摆满了上、下街两头,械斗一触即发。

沙溪的头面人物闫和璋、闫文珊、王子由都出面作工作,双方根本不听。

当时王翼民刚好在家,闻听此讯,立即在王坪召集了五十多精壮好汉,拿起锄头梭镖赶到沙溪中街,阻住双方队伍的接触。王翼民站在一个大方桌上,一声大吼,压住了嘈杂的人声。王翼民说:今天这个事我来卷摊。大家都是乡亲,那能兵戎相见?有话大家坐下来说,有理我们慢慢来讲,茶钱算我的。那一方不听招呼,要动手打人,就先跟我来过招。

王翼民的话镇住了双方的气焰。双方请来的打手悄悄地溜走了。一场剑拔弩张的大战消于无形。

解放后的一九五O年,土改运动开始了。全县在南门河坝开大会,第一次枪毙人,三个人:县长鲜炽 [chì],国民党县党部书记周鼎新,县参议长王翼民。

枪声响后,人们逐渐散去。沙溪王坪来的参会民兵裹好王翼民的尸体,绑在担架上,连夜连晚抬回了王坪。

在王坪,王翼民的家人为其做了七天道场,没有人告发,没有人干预。

关于王翼民,我倒是知道其名,但不知其事。听得前辈人说起他,知道其人还不算坏。至于为什么他解放时被枪毙,不知为何?是因为其政治身份还是由于罪大恶极?

(转自:http://l1971sxpf.blog.sohu.com/300717247.html)

欢迎捐赠支持本站,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“分享巴中”关注我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2037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0条评论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