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正文 下一篇:

为通江教育事业献身的罗北平

罗北平,四川省江安县安乐乡人,生于1938年10月8日,母父早亡,靠大姐供给读书。幼聪慧好学。小学,初中学习成绩均好。1952年考入重庆市一中(高中),既积极努力学习功课,又踊跃参加各项政治活动,曾被选为学生会副主席。高中毕业,学校拟推荐读清华大学,因受家庭出身限制未果。1955年秋,考入西南师范学院物理系。在学习上有广泛的爱好,既对理化有浓烈情趣,又喜欢文学,尤爱民间演唱,自编自演,从事宣传活动,先后任学院学生会学习部长与宣传部长。1959年秋,毕业后,调通江中学任教。

通江中学,1958年秋开始办高中,招收三个班;一班为两年制(称“跃进班”),二、三班为三年制(称“普通班”)。罗到通江中学时,正是高中班进入二年级阶段,任物理课,深入浅出,用自己生动的语言,讲清定律,定理及基本原理与概念,受到好评。据当时读书的学生回忆,有些老师讲课,照书上念,灌得学生打瞌睡。罗教课,有时以日常生活中的事实为例,有时打比方,有时联系文学作品上的情节来讲,课堂活跃。学得懂,记得住,给学生的印象深。

通江缺乏理化教师,长期以来形成一种风气,重文科轻理科。有了一批得力的理化教师,慢慢地改变了这种风气,学生开始重视理化了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前,通江中学教学质量有了很大提高,1964年前后,连续三年,学生高考录取率逐年增加,高的有50%的。当然不是罗一人之力,干部,教师都是努了力的。

“文革”中,罗受到打击与迫害。一开始,就列为“三家村”的黑干将,兼之二姐在台湾,虽未公开点名批判,然而在内部是列为“黑线”人物的。“罗黑帮”这个名字,就是这时喊的。

1967年,通江出现了派性武斗。一会儿甲派斗乙派,一会儿乙派斗甲派,一会儿甲派掌权乙派下野,一会儿乙派掌权甲派进行“一锅端”时,罗被调到沙溪区盐井小学。当了“黑帮”后,虽然精神苦闷,然而在教学上还是积极努力的。1973年调永安中学,己患肝炎,身体消瘦,四肢无力,仍坚持“四认真”的原则,认真备课,认真讲课,认真批改作业,认真辅导。1977年恢复高考,永安中学高考录取人数,竟与通江中学平分秋色,一个才招收高中生五六年的学校敢与办了十七八年的老牌中学抗衡。y:那年罗的物理教学考试,在地区名列前茅。事实说明,罗在教学上是一贯认真努力的。

罗的突出表现,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。

1978年秋,调回通江中学。鬓角上冒出若明若暗的几根自发,背驼了,人也显得衰老了。肝区不时引起阵痛,一个身体健壮的教师不几年就成了老人。极左思想对知识分子的摧残,从他身上可以看出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“尊重知识,尊重人才”的春风到了校园。1980年秋,罗被提升为了通江中学教导主任。

当时派性虽已消除,而“文革”留下的后遗症还很严重。领导干部怕犯“走资派”错误,遇事绕道走,明知不对,少说为佳,这就是“软”。旧的一套规章制度,被斥为“资产阶级专政”的产物,新的规章制度没有建立,人们在十字路口徘徊,工作上松松垮垮,教学上敷敷衍衍,生活上随随便便,这就是“散”。有些人大事做不来,小事不愿干,当和尚不撞钟,习惯于提篮上街买菜,习惯于品头评足,发牢骚,习慣于动口不动手,这就是“懒”。在懒、散,软的环境里,走上教导主任的岗位,罗的工作难度很大。

任教导主任期中,在学校支部和校长的领导支持下,对建立正常的教学秩序,克服教学上的懒、散、软现象,做了大量工作。

一、建立学生档案加强学籍管理。在十年混乱中,学生档案毁坏一空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学生没有档案,来的来,走的走,无档案可查,给弄虛作假的人留了钻空子的机会。不该毕业的毕业,没有读书的,也说读了书,造成了混乱。从1980年起,新生建立档案,旧生设立卡片,转进转出的学生,都按批准手续办理,从此结束了学生在学籍上的混乱。

二、建立正常的教学秩序。对《教学大纲》认识不一致,造成了教学上的混乱,有人认为国家颁布的各科《教学大纲》是教育战线资产阶级黑线专政的产物,否定各科《教学大纲》是教育部门的纲领性文件。罗组织教师重新学习各科《教学大纲》,强调贯彻执行各科《教学大纲》的重大的意义,并根据学校具体情况,对各科教学提出了如下要求:

语文:按教学大纲,加强基础教学,提倡‘读读、议议、写写、练练”的教学方法。作文课除作文教学指导外,可适当增加作文次数(每期不低于七次,给每个学生每期至少批改五次)。平时适当要求学生写作文、日记。

数学:教一个班者,对作业要全部批改,教两个班的,作业至少改一半,同时要注意检查作业,做好作业评讲工作。

理、生、化:初中教两个班以下(含两个班)者,其作业要全部批改,对高一要全批,高二可改一半。理化课要尽量作好演示、实验,并创造条件多作分组实验。

外语:各年级重点班的作业要全改,其余的至少改一半,并作好讲评。还要开展单词比赛,外语晚会等辅助活动,以提高学生学习外语的积极性。

政、史、地:应布置一定的作业,老师定期抽查,以检查学习情况和教学效果。

(以上材料见《通江中学1981-1982学年度工作计划》)

经过教师讨论研究而提出的要求,受到广大教师的支持,在贯彻执行中,纠正了在教学中的懒散现象,正常的教学秩序逐步形成。也有几个教龄长有一些声望的教师,我行我素,不备课就上讲堂,平时也不改作业。而办事果断的罗,说了就做,又起革《教学考核细则》来推动、督促“教学大纲”的贯彻。用教学上的“四认真”来进一步要求教师。通过罗与广大教师一道做艰苦细致的工作,学校面貌变了,教学上出现了紧张、严肃、团结、活泼的局面。1982年4月,经四川省政府初步确定,通江中学为首批办得好的重点中学。

把通江中学办为省的重点中学,通江县委与县政府十分重视。同年五月,调整了学校的领导班子,调张成敦任校长,同年九月,调李耀俊任党支部副书记兼副教导主任。

学校领导力量加强。对办学的指导思想明确提出:“教书育人是教师职业道德的核心。如果只教学,不育人,学生书读好了。人变坏了,还有什么用呢?因此,各科教师必须把教书的职业升华为育人的职责,充分发挥教材的思想性,加强对学生的‘四项基本原则’教育,‘五爱’教育,共产教育道德品质教育,抵制资产阶级和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腐蚀侵袭……”这个办学的指导思想,被后来的实践证明是正确的。为了贯彻落实这一指导思想,对全校教职工又提出了明确的要求:

“全校教职工要以身作则,做思想教育的模范,加强团结的模范,踏实工作的模范,时时处处给学生做榜样,反对讲空话,讲大话,讲假话,反对丈人相轻,一切向钱看,反对不负责地背后议论,反对孤立和打击先进分子等歪风邪气……”

(以上见《通江中学一九八三年上学期工作计划》)

为了贯彻办学的指导思想,罗与学校领导一起,制定了一整套规章制度。概括起来,有《党支部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度》、有《学校行政工作制度》,有《民主生活制度》、《会议制度》、《学习制度》,有《高初中教学实行小循环制度》、《年级组长制》,有《补课职责制度》、《优秀生奖励办法》、《评选文明礼貌先进集体及个人的试行办法》,有《图书室工作制度》等二十余项制度。这些制度都从实际出发,能做到就订出,做不到就不订。图书室规定每天上午九点开门,全天工作六小时。因为在这里工作的是为女同志,担负了家务劳动,每天上午必须要上街买菜,回来已经九点了。在订立制度时,也考虑了教职工的具体困难。

所订立的规章制度都是为了教学服务的,而教学的关键又是提高质量的问题。对怎样考核教学质量,罗写了两篇文章:一篇题目为《关于中学教学质量的考核和教学管理的设想》发表于1983年的《达县地区教育通讯》;一篇题目为《二谈中学教学质量的考核和质量管理》,刊印于通江县政协1984年编《中小学教学经验》。两篇文章对教学质量考核提出的要点,有几处值得重视:一要倾听学生反映,不能由教师说了算;二要看作业批改及辅导的效果不能只看考分;三要看知识的灵活应用,不能死记硬背;四要看把知识转移为技巧技能的能力,不能停留在口上或书上;五要看切实减轻了学生负担,不能以加重学生负担的办法,去提高质量。这五点,对那些在课堂上夸夸其谈,以满堂灌为荣,不注意批改作业,不加强辅导,讲课不启发学生思维的教学,无意中提出了尖锐批评,而对那些教学认真负责,注意启发学生思维,教得生动,活泼的人,是一个很大的鼓励,因而引起了一些吹壳子说大话教师的不满。两篇文章对提高教学质量起了一定的作用。1983年,学校的各方面部起了很大的变化,呈现了历史上最好的形势。

1984年2月,四川省教育厅、达县地区文教局派工作组来考察通江中学的教学情况,通过听课,座谈及各方面的调查了解,肯定了该校在教学上所取得的成绩,正式确定通江中学为合格的省重点中学。罗在争取通江中学为省的重点学校中贡献了力量。同年4月,提升为通江中学副校长。选为通江县政协第二届委员与常委。

这时,罗的肝癌已经晚期。先是一双手呈现红蜘蛛网状斑痕,经过治疗手上消失,转到一双脚上,大腿、现红蜘蛛网状斑痕。据医生说,这是肝癌晚期的一种症状。如果工作担子不重,平时休息得好,或许能转危为安。然而一进入领导班子,工作的担子又加了不知多少倍。领导分工,罗管教学工作,即要考虑整个教学工作的部署与安排,又要处理日常事务,还要了解学生的思想动向,差不多每天晚上都要开会,每次会议都要到下夜一、二点。

病这样重,工作这样辛苦,能了解他的辛苦,精神能得到安慰,对一个肝癌晚期的病人,可能要好一些。可是有些人“明足以察秋毫,而不见舆薪”,对别人的辛勤劳苦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而对一些不足挂齿的事,大谈特谈:或无中生有,谣言伤人。为了照顾罗的身体,起先的会,在罗的寝室内召开。谣言出来了,说罗的女人参政,只得改变开会的地点。每到深夜,罗的夫人关心他的身体,到窗口劝他回家,罗不便多说,只淡淡一句:“走你的。”就是不开会,也常常熬到深夜,忙于备课,批改作业。忙于与学生接近,了解教学情况。繁重的工作担子,有意无意的中伤,对一个肝癌已近晚期的病人,无疑是一个很大折腾!罗给大姐写信说:“工作忙得不可开交,似有办不完的事。”大姐回信:“你只顾当宫,连命都不要了。”罗回信,大意为:“官也要,命也要。不当官就不能更好地发挥才能,为山区的教育事业出力,没有命,一切都完了,出力也就空了。”大姐为他又高兴又忧虑。高兴的是党的政策好,他有发挥才能的机会,忧虑的是,那样的身体,经不住摔打。一盏油灯,很快会被风吹熄的。

罗也似乎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要尽量利用有限的时间,多干事实。他有一个怪脾气,敢说敢做,有气魄有胆量,敢于顶歪风,敢于与资产阶级自由化作斗争。为了增强组织观念,加强纪律,维护学校秩序,搞好教学工作,特定了《考勤考核制度》:

1.不服从工作安排,不参加学校集体活动者,其旷工期间只发生活费,当月无奖金。

2.请假不续假或私离学校者,一律视为旷工。其旷工期间扣发基本工资的二分之一,当月无奖金。

3.无重大事情,在工作进行期间,一般不请事假,如当月假期超过三天的,当月无奖金;全年超过两周的,年终无奖金。凡请假缺勤教学人员在教务处登记;职工在总务处登记。

4.病假在一周至三个月的,当月无奖金,三个月以上按上级有关文件规定发病假工资并无奖金。

5.凡工作不负责任,造成损失,经领导帮助不能改正的,根据改正错误的程度,酌情扣发奖金。

6.按教学与工作的质量考核,奖金分等级发给。

7.凡闹不团结,造成影响者,根据情节轻重,少发或不发奖金。

(以上材料见《通江中学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五年度工作计划》)

学校工作有张有弛。1982年通过抓一整套规章制度的制定,建立了学校的正常秩序,以后松了一下,显得有些散漫,重新学习修订《考勤考核制度》,工作又紧张起来了。

1985年负责抓高三的教学工作,尽管身体越来越差,但把工作一直抓得很紧。总结1984年高考教训“如何防止过失性失分?”这个报告,他花了很多时间作准备,原拟五月上旬给学生讲。怕迟了,学生受益不大,就提前于四月二十六日讲。罗有三种病折磨着他:一是肝癌,二是胆结石,三是胃病,三种病似三把利斧砍伐着一株枯树。给学生做报告那天,天气并不热,才上台讲了不到半个小时,汗水就齐扑扑冒出来了。两手按着肋面,牙齿咬得剥剥响,吐词有些不清了。看到那种情况,怕身体支撑不住,唐林上前劝他休息,改期再讲。他说:“同学们的时间紧,一次讲完免得再塔摊子。”忍着剧痛作完报告,汗水湿透衣服。双手按着肋面,弯腰往寝室走,到厕所前打了几个趔趄,几乎滚在地上。唐林一个飞步向前扶住,才勉强回了家。

第二天进医院,医生初步诊断为肝癌,要他住院治疗。第三天痛稍轻,又回校上课。学生劝他继续住院治疗,他微微一笑说,“已经好了,可以上。”每天上课仍然双手按着肋面。五月十二日,又一次给学生作报告,题目为《怎样以最佳竞技状态迎接预考和统考》这个报告讲了一点多钟,说话的声音小了,流的汗水更多了,回到寝室就不能起来了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稍好一点。病到这样程度,还照常给学生上课。老师与学生都劝他休息。他说,“养兵干日,用在一时,现在正是火候时刻,学生离不开我,我也不能离开学生。”

六月初,回母校给物理系毕业同学作报告。其内容因未看到手稿无从知道,据说讲的是大学的物理课,如何与中学教学结合,为了更好地联系中学教学的实际,提出老师不仅要到大中城市的中学进行调查,也应到县城中学,尤其是到边远山区县的中学进行调查,从各方面的调查研究,来改进教学。听众四百多人。他讲话,语言生动,内容充实,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掌声,在物理系受到了好评。第二天,数学、生物、化学三系的学生也邀请他作报告,当晚,对报告内容作了修改,第二天听众一千余人。报告后到医院检查,肝癌进一步得到证实,医生要他立即入院治疗。他说:“家里学生正眼巴巴地盼望,哪能躺得下来啊!”很快回到学校,坚持上课。

他教的那个班学生56名,高考后,对每个学生的考卷进行分析,估计全班可考二十三人。为了帮助学生填好志愿书,对全校考生的试卷进行了分析,估计全校可考九十人。做好了考生的一切工作才离开学校治病,可是时间已晚了。

八月十八日开刀,除肝癌外,还取出胆结石三颗如樱桃大。病情这样严重,还坚持工作,这种忍痛负重的精神使医生感到吃惊;开刀后病情恶化。二十八日,身体已经不行了,唐林从学校赶到医院。罗关心的是学生,而不是他自己。首先问的是考了好多学生。唐答:“72人。”罗叹了一声长气,难过地说:“没有完成任务。对不起山区人民。”唐林说:“你把宝贵的青春都献与了山区人民,已是有功之臣了。”罗已无泪可流,很低沉地说:“我不行了,希望转告同志们,注意健康,多为山区人民培养人才。”

九月一日,病情危急,已昏迷不醒。醒来似有要说的话,想说,说不出,想写,手不能动。双服呆呆望着唐。该年五月,已批准罗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。三天前,罗曾谈到缴党费的事。唐说:“是不是缴党费的事?”罗轻轻点一下头。不久又转入昏迷,九月二日逝世。

罗兢兢业业为通江的教育事业,耕耘了26年,由教导主任提升为副校长,虽然工作的时间不长,可是为办好省的重点中学,为山区培养人才,已操碎了心。贾能聪校长说:“我们的罗副校长是累死了的。病情那样严重,心里还是想的怎样才能办好学校,怎样才能多出人才。这样的责任心多么可贵啊,。通江县委根据罗的表现及要求,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。

(作者:李瑞明。写此材料时,查阅了通江中学1981至1985年教学工作计划,总结,工作汇报,意见及有关工作规定、办法等,并走访了唐林、贾能聪、王期百、王亦工、李耀俊、郭绍明、任仲儒、赵跃等同志,罗的爱人李乔之也提供了宝贵资料。在此表示感谢。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216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aptcha Code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