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歌戏曲诗 正文 下一篇:

贤乐堂记

巴别乘治廨之北,有地数亩,荒秽不治,其日久矣。自熙宁命倅以来,凡更二十余政。间有好事者,足迹及之,往往掩鼻蹙额,唾之而去。其他则未尝过而问也。

贤乐堂示意图
贤乐堂示意图

宣和六年春,朝廷以仆承之郡贰,视事屡月,日有暇矣,因一访焉。为之踌躇四顾,怡然有得于心者。噫!天下佳处,尝藏于众人不识之地。而臭腐化为神奇,且物有是理。则兹境也,未必不待我而后显?又乌知仆之意不出于造化之所使耶?

于是,斩荆棘,锄蓬茅,易败坏,泄汗潦,因高而基之,就下而凿之。首构一堂,独擅群胜。四山回环,如列屏嶂,争雄竞秀,来人目中。岩花春盛,木叶秋落,于此可以鉴荣谢;岫[xiù]云朝出,林翮[hé]暮归,于此可以喻出处。非特是也,堂之东浚为方池,植竹以环其峰,强名曰“竹溪”。临溪为小阁,曰“思逸”。于是可以想见徂徕之侣,依翠阴,俯清涟,放浪沉饮,高吟大笑于清圣浊贤之间,脱然远迹于声利之场也。堂之西,洞为曲池,种桃以复其岛,强名曰“桃溪”。跨溪为小桥,目曰“访隐”。于是可以想见武陵桃源,流水莹碧,落英泛红,渔舟之子,访昔隐人,夜半月明,魂清骨冷,洒然如出风尘之外也。堂居其中,众美并见,因榜之曰“贤乐”。

有客登堂而笑曰:“贤者之乐固如是乎?”仆因莞尔应之曰:“然!客固不知也。昔者恶木蔽天,不翦不伐,枭鸦捷鸣于其上,今则桃李成蹊,松柏如盖,春莺鸣,秋鹤唳矣。昔者蔓草据地,不芟不夷,蛇虺[huī]蟠伏于其下,今则兰杜夹径,芙蕖满塘,”鸳鹭游,嘉鱼跃矣。方时序之良,景物之美,揖宾友而进之,游目堂上,纵步堂下,无复败人意者,赏心油然生矣。或举白痛饮,或挥麈[zhǔ]剧谈,或射、或弈、或琴、或啸,披襟清径,弄花香渚[zhǔ],终日与鱼鸟相乐,恍然无异濠梁之观,海上之游也。此其所乐,人之所同者也。若曰是地不过数十步,山得无谢昆仑之高乎?水得无谢云梦之大乎?堂得不为大厦耽耽者羞乎?不知一拳之石,与泰山同体,一勺之水,与沧海同性,。堂高数仞,榱[cuī]题数尺,亦古人得志者所不为。而吾耳目所寄,方寸所寓,自有至大者存,虽在环堵之间,旷兮曾无异乎广漠之野,无何有之乡也。此之所乐,己之所独也。人之所同,其乐自外,己之所独,其乐自内。二境虽不同,要知非贤者,则不与知也。”

客改容谢曰:“斯堂之名,真得之矣!余内外俱进矣,愿纪之以告予之俦!”仆曰“诺”!于是乎书。

作者简介宗泽,婺州义乌(今浙江金华市义乌)人,字汝霖,宋元祐六年进士,才兼文武,累官开封府尹、东京留守、副元帅(元帅为宋高宗赵构),主成派抗金名将。宣和元年(1119年)“改建神宵宫不当”罢职。宣和六年(1124年)判巴州。靖康元年(1126年)离巴州,知磁州。

说明:此文先叙建筑“贤乐堂”的经过,斩荆株,构堂置景,化腐朽为神奇;后设客问,阐明“独乐共乐”、“内乐外乐”的辩证关系以及命名“贤乐堂”的意义。

(选自《巴州志校注》)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781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Captcha Code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