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巴中 文化考证 道光年间巴州名士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始末

道光年间巴州名士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始末

张复旦(1778—1853),又名纬先,字云卿,号二梧山人,岁贡,巴州明山乡二甲龙山张家塆(今平昌县五木镇爱国村一组)人,清道光年间巴州名士。

孝廉方正,清代特设科举科目,为制科之一,据汉代“孝廉”“贤良方正”科目取其意而命名,由地方官保举,经送吏部考察,任用为州、县教职等官,授六品职级。

张氏宗祠院墙
  • 一、首次保举

道光三十年(1850)春,巴州部分耆老、乡绅代表阖州绅耆,联名向时任巴州知州桂星〔查《(道光)巴州志》《(民国)巴中县志》,道咸间,多个知州姓名、事迹阙如。桂星由江油县知县升任巴州知州见《清实录·道光朝实录》卷四百五十六〕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。

张复旦墓碑毁于“文革”,1998年9月重建

当时诏举“孝廉方正”的文告曰:

恩诏各直省保举“孝廉方正”,诚盛典也。查康熙年间及乾隆初年,开博学鸿词科,名臣硕儒,后先相望,而“孝廉方正”无闻焉。岂文学之科优于德行欤?实由上以实求,而下不以实应故也。

夫地方官,非仕优而学者,断不暇留意人才,其耳目不能不寄之儒学。自教官开捐纳之途,未学小生,司铎者比比皆是。此辈品学,不能自信,又安能以品学衡人?

应请,饬下各省学政,将增附捐纳之教职,严加考核,或会同抚臣局试。非文理较优者,皆令其开缺候补,儒学得人,则所举庶几可恃。其有曾任京外官,引退家居者,果能敦宗睦族,约束子弟,身先齐民,首完国课,遇有义举,不吝解推,乡评啧啧,其品行尤不能综核而知,亦请一并保列,由有司敦遣来京引见,恭候钦定,则不虚此盛典矣。

耆老、乡绅在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的荐牍中写道:“躬逢恩诏新颁,旷典特举。查得州属得胜山岁贡生(《清史稿·选举一》:“岁贡,取府、州、县学食廪年深者,挨次升贡。”故名“挨贡”。清代贡生有岁贡、恩贡、优贡、拔贡、副贡、例贡六种,别称“明经”——引者注,下同)张复旦,孝友性成,读君陈而下泪;廉介自尚,类项仲以投钱。行本毁方瓦舍,犹抱崚嶒;学能崇正黜邪,素怀坦白。十八次鏖战棘围,曾邀雕鹗之荐;七旬余研求艺圃,更精龙马之图。有文章兼有武备,早著绩于粤嶲(今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);能穷经亦能通诗,尚待刊于梨枣(指《龙山诗集》)。至若居家严整,座无杂宾;设帐勤劳,门多高弟。闾里共为矜式,族党咸沐典型……”

荐牍先对张复旦生平扼要概括后,再罗列具体“先进事迹”:

一是孝友。该生(岁贡生)在为母亲杨氏守丧期间,数日绝食,得气疾,危者数四,年余乃愈,诗作中“已矣伤莪蔚,几乎绝肺脾”句可证。日后侍奉继母何氏如初。因父老,不忍到外地设馆授徒,在家乡办私塾十二年,待膳承志,未尝稍懈。及居父丧,悲极呕血,众人苦劝节哀乃愈。弟兄二人,友爱甚笃,同室而居,一直未分家。兄殁,常对他人说自己有十四子,视之则如一,盖兼六侄与八子而言。

二是廉介。该生课读为业,不干预是非。无论非义之财不苟取。即生徒出业有游泮食者十八人,又恩举者一人,贽仪随人亦不计较多少,有余即分给族党之贫乏者,且乐善好施。得胜义馆,每年修葺之费,一人给出,并未推诿。适从军粤嶲,归家行囊,别无他物,惟著《龙山诗集》。

三是端方。该生规行矩步,素不妄交一人。里中有好强者,众皆趋承之,惟生恂恂自谨,不为势屈,亦不苟合于众。门庭往来,绝无杂宾;左图右史,与古为徒。居近乡场,经年未尝一履。终日危坐,儒妇未接一言。

四是正气。该生耄老好学,淑善其身。瞻衣冠而生敬,凛教言而自新。乡邻有忿争者曰“宁受宰官刑,羞见张公面”,其为人所钦服可知。生平学究天人,日星斯足方其概;力穷地理,河岳亦足壮其形。

荐牍送至州署,六月初二日,知州桂星在上面批复:

查保举“孝廉方正”,务须采访公评,详稽事实。如果操履清洁,才猷杰出,物望允孚,可备国家任使者,方准登诸荐牍;若朴实拘谨,无他技能及衰庸者,均不得滥保。今该举人及众绅耆约保等,所称岁贡生张复旦,仅止“孝廉方正”,并无出众事实,殊不堪以保举。

保举之事,因被保举者“无出众事实”,未被知州桂星批准。

  • 二、第二次保举

鉴于首次保举失败的教训,保举者认为,是推荐材料写得过于粗糙、简略,没有将被保举者的事迹充分体现出来。再保举时,在推荐材料上要列举典型事例,鸡毛蒜皮之事一概忽略不计。于是又重新起草荐牍,第二次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。

新拟的荐牍开篇写道:“岁贡生张复旦,素有经济大志,其识见高卓,学术宏深,洵属杰出之才。恒自检饬,不肯炫玉。原欲出身科第,以图报效,奈厄于荆围十八次乡试,累荐未售。今年七十而精神强健如初,若膺此选,不惟可以表励风化,亦且有裨于国家实用。”

依然先是赞誉性质的概说,然后再备陈事实。

这次,张复旦“先进事迹”如下:

一、该生性严正,又甚明通,不戾于俗,实不苟同于俗。未节细务,概不萦怀。好静坐,寡言笑,生平不干预是非。然地方有重大事,旁为论及,无不恰中事宜。故豪强奸猾之徒,皆没敢犯而敬服焉。

二、该生学业渊博。文字外,尤长于诗,所著有《龙山诗集》待梓。集中感慨寄托殊多,如所云“难忘天下事,常忆古来人”,其为人大概可见。平昔精研天文,不轻言休咎;地理得秘授,惟遵杨、曾正学及蒋氏运用;至数学,精习太乙,手订诸星甲寅图例,实前代未有;奇门、六壬二式,亦无不精详。

三、该生胸罗韬钤,古来阵图,糜不周知。道光丁酉(即道光十七年,公元1837年),从伊叔寿轩军门(张必禄,号寿轩;“军门”,对“提督”的敬称,张必禄时任四川提督。张复旦与张必禄并非同族,因同姓,故攀附)征倮夷(今彝族人),上《平夷十二策》,咸以“小诸葛”称之。营扎普噜时大雾,生言某路有贼,宜预备。是日,果在河沟擒拉兹渠首五人,大捷。又至溜马槽,料敌致胜,一一皆验。保举六品军功,执照可凭。所辑有《行兵要略》,尚存军门(提督张必禄)处。

四、该生首倡建得胜山义馆(今平昌县得胜中学前身),自捐钱四十钏。其余善行,难以枚数。

五、该生族间有为田争讼者,生劝言:“我家九世无讼,今不可。”族人愧服,案遂息和,后族间永无争讼事。

六、该生畜骡头一,价值三十四千余金。邻人有假借以偿私债,子侄辈忿欲与争。生止之曰:“此大不情事,若与计较必有所伤,姑待之,伊必不负我也。”其人闻而愧悔,改行励志,后数年见还。

此次推荐材料较之首次的推荐材料,重点突出了张复旦长于作诗,精通天文、地理、兵法,特别是后者,几乎将其神化了——运筹帷幄、神机妙算,实乃诸葛孔明转世。

荐牍送至州署后,六月二十七日,知州桂星在上面批复:

前据该举人等具禀,当经明晰,批示在案。今据该举人等续禀,本州详加察核,该贡生张复旦,仅止“孝廉方正”,并无出众事实,碍难保举。

知州桂星看完荐牍,觉得列举的一些事例与“孝廉方正”没多少关系,甚至不沾边——“孝廉方正”重点彰显“孝”“廉”“方正”方面有说服力的事实,此类事实被保举者身上还是不突出,故再次批示“无出众事实”,不予保举。

众耆老、乡绅第二次联名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失败。

  • 三、第三次保举

道光三十年春、夏,两次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,均因张本人“无出众事实”,未被知州桂星批准。对此,张复旦并不甘心,仍不愿放弃这一功名。加之该年秋,州署人事变动——知州桂星离任,陆某(名字不详)继任巴州知州。张复旦打算在新任知州那儿碰碰运气。他联络唐芝荣、罗星辉等举人助力,然后他们再广泛联系州境其他恩贡生、岁贡生、文生,这批举人、秀才互通声气,一道声援,第三次联名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。加上原来的绅耆、耆老,这一次,联名保举张复旦的人数量更多、声势更大,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合力,目的是要实现保举一举成功。

除了保举的人数增加,此次保举的材料也做到了进一步完善,较之前两次的保举材料,此次更细致、周详,也可以说是对前两次保举材料的整合,再进行润色、丰富和深化。因为新任知州对巴州情况还不熟悉,对张复旦本人丝毫也不了解,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听说过。为了让新任知州对张复旦有初步的感性认识,只有在上报的材料上下功夫、做足文章。以前上报的材料已失去报送的意义,必须另起炉灶,重新上报新材料。此次与前两次不同的是,除了给新任知州呈报保举材料外,同时也给州儒学署学正杨某(名字不详)、训导廖某(名字不详)呈送保举材料,做到“双管齐下”,可谓处心积虑、用心良苦。

州举人、恩贡生、岁贡生、文生及乡绅、耆老第三次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的荐牍,当年冬分别上报州署、州儒学署。

荐牍中,张复旦“先进事迹”如下:

一、张复旦,年六十九(第二次保举时,年龄为“七十”),系巴州民籍。嘉庆六年,学院陈,考取入学(指嘉庆六年五月赴保宁府参加乡试,因白莲教乱,欠考三场。学院陈希曾临保,张复旦连考岁科三场,入潜溪书院读书)。嘉庆十九年,学院毛,岁考一等第一名补廪(入府、州、县学读书,由国家供给膳食,又名“廪生”“食饩”)。道光十八年,学院何,出贡(指该年八月六日赴省城成都参加学院何某主持的会试,选为岁贡生。岁贡生雅称“岁进士”),即从征倮夷(随张必禄平定彝人叛乱)。凯旋后,制台鄂(四川总督鄂山)、将军多(姓多的成都将军)、提宪张(提督张必禄)共保六品军功(对有战功的人予以分等给官,为荣誉性衔),咨部注册。后二年,又奉部文催促,赴京归班,掣签分发。时病足,年余乃愈,遂未北上。

二、孝为人伦之首。该岁贡生张复旦之孝,实有人所难及者。伊祖子荣,乐善好施,曾施棺木二百余副、衣数百件,事见《巴州志》〔《(道光)巴州志》卷七《仕女志·人物》载张复旦祖父张子荣“乾隆初人,乐善济贫,施给衣棺。一日有寒丐来乞,家无余衣,即解所著新袄与之”。此处言“施棺木二百余副、衣数百件”有夸大之嫌〕。父睿,业儒,以医济人,施药材,不索钱。该岁贡生,儒慕性成,直实聪慧。年十七时,值罗、冉乱(巴州罗其清、通江冉文俦组织白莲教众举事)。兄张复升,在家藏身看守,以防土贼。该岁贡生,以一身奉父母家室离家避难。时伊父母,年俱六旬有六七。至王家寨(冉文俦扎营地,时属通江,后属万源,今属宣汉),突遇白莲教徒。同行惊窜,多被搜获。该岁贡生知难免,奋出,愿以身代父母受难。白莲教徒见其情词哀愤,义释全家。遂连夜逃跑,迷失路径。过古佛洞,洞中人以为白莲教徒至,一时枪炮轰击。该生大喊,自称难民,请勿开枪开炮;要求见洞主,以身做人质,希望将家人放过。洞主见其言直,且怜其年少有胆识,至天明,遂并放去,逶迤旋归。母杨氏,病垂危。生割股以救,后二年乃逝。居母丧,数日不食,得气疾,几至不保,年余始愈。后事继母何氏如初。是时,生方入泮(学童入学)。因父老,不忍远馆,在家塾十二年,视膳承志,未尝稍懈。及值父丧,悲极呕血,众苦劝节哀乃愈。每值父母生期、忌日,率子侄衣冠祭奠,历年皆如是。

三、与兄复升,友爱甚笃,幼同诵读,眷恋之情若有不可一时离者,每多形之于吟咏。后远馆,所有资俸,悉以奉兄,未尝稍有私积。妯娌和谐,衣物乳儿,亦不分彼此。及兄殁后,生常言,吾有十四子,盖兼六侄与八子言也。以故家有雄鸡代雏,坟前翠柏连理,人咸以为孝友所致。

四、遵祖训,将孝弟忠信、礼义廉耻,紧切于居家之事者,酌刊八款于祠堂,敦宗睦族,约束子弟,人多取法。遇蒸尝(祭祀)之期,聚族中劝说伦常。俾同行好事,凡婚葬有不给者,生皆力为赞助成就。尤戒争讼。有族间偶为田地讼者,生知之约:“吾族九世无讼,今不可。”遂从中捐贴,和息此案。以后永戒争讼,乡里共以为人所难及云。

五、廉隅是守,力戒贪污。历年课读为业,并不干预是非,勿论非义之财不苟取。即教授生徒,有游泮食饩者十八人,成恩举者一人。贽仪随人,亦不计较多寡。惟恪守未尝无诲之训。若有贫不能读者,小则资助之,大则供给之,于孤子尤加意焉。故其乡之贫苦读书,多所成就云。

六、性乐施济。曾继父祖志,施药散多年。家中有余,即以分给族党之贫者。初不计及能偿否。当补廪诰出结时,却金辞馈,及一切损己利人之事,难以枚举,实为人之所不能为。

七、得胜山场设立义学,无馆舍,生首捐四十金,建修义馆,以为众倡。又家畜一骡头,价值四十余金,有邻人借去乘骑,即出卖以远偿私债。子侄辈忿欲与争,生止之曰:“此大不事情。若与计较,必有所伤。姑待之,伊必不负我也。”其人闻而愧服,励志改行,后数年始见还。生,平素以德感人,多类此。此庶几可为廉而善、廉而正、廉而辨者。

八、方毅自持,不善圆通;规行矩步,不徇俗,亦不戾俗。末节细务,概弗萦怀。好静坐,寡言笑,素不妄交,门无杂宾。遇事涉干谒请托者,恪遵非公不至之言,谨小慎微,亦从无一字入公。若地方有重大事件,是是非非,旁为论及,无不恰中事宜。故豪强奸猾之徒,皆莫敢犯而敬服焉。其乡里有久讼不决者,曾因生之一言而自息,以为愧不早知云。

九、尝与生徒讲说,士当先品行而后文章。若品行不端,纵能作文,亦不可以言敦本之学。以故浑朴之中,时寓有端严之概。然袛厚以自持,从不忤物,故人亦皆钦服。

十、平日跬步不苟。虽曾在义馆教读,近市场之侧,而街头茶肆酒舍,绝不轻至。即乡里吊庆,亦不多走。

十一、居家值丧事,不用僧道鼓乐火炮,习俗为之一变。

十二、正直存心,惟期真实;举止言动,必法准绳。通计生平,并无作证作保之事。寻常交接,遇上等人,勉以学问心术;遇下等人,怵以善恶果报。论说直确,总期仰答我国家正人心以厚风俗之至意。至于发潜阐幽,前多记忠孝节烈,以入《州志》〔即《(道光)巴州志》〕。不没人善,实本懿好之公焉。

十三、论所学,悉宗朱(熹)、程(程颢程颐兄弟)、周(敦颐)、张(载),惟以经史、真实之学为重。曾赴乡试十八科,屡荐未中。迄今年届六十有九,而精神强健,犹然好学不倦。尤长于诗,又素通天文,而不轻言灾祥休咎。地理崇正辟伪,探源河洛。至于数学,如“三式”(即遁甲、太乙、六壬)等书,糜不周知,不轻为人占卜。曾从征倮夷,上《平夷十二策》及《条陈六说》,其稿尚存。虽未竟所用,而周详区画,亦略见穷经致用之学。

十四、训启及门,表扬风化,切切然以劝善惩恶为要务。见人有淫词曲本,必劝之使焚其书。其能正己以正人如此,是以言表行坊,名望隆重,士论咸孚,共称为“端人正士”云。

与报送前任知州桂星的荐牍相比,此次也就是第三次报送新任知州陆某及儒学署的荐牍,文字多有雷同之处。这一点,在所难免,无法回避。在此次保举的人之中,有名重一时的举人唐芝荣、罗星辉等人,就看新知州陆某给不给面子了。

罗星辉,号景斋,道光丁酉(1837)亚元(乡试举人第二名),选授城口厅(今重庆市城口县)儒学,因父母丧辞官归家,主讲宕梁书院(日后中举的州人王建基、谭定元皆所裁成)。后复出,任威远(今内江市威远县)训导。《(民国)巴中县志·行谊》记载他主讲宕梁书院期间,“食不二味”。

唐芝荣、罗星辉这些“先正典型”都出面保举了,难道张复旦的“先进事迹”还有质疑的吗?

咸丰元年(1851)春,知州陆某审阅保举张复旦“孝廉方正”的荐牍后,批复:

令再办过。

保举一事搁置起来。令人意想不到。

  • 四、第四次保举

过了一段时间,原班保举人按照知州陆某“令再办过”的批复,再报送札文。为了使这次保举成功的几率更大,保举人及张复旦细心斟酌,反复推敲,又一次修改“先进事迹”材料。算起来,这是第四次修改了。这次又列举了哪些“先进事迹”呢?

一、生,儒慕性成,朝夕承颜。年十七时,罗贼(巴州白莲教渠魁罗其清)寇川北。生奉父母室家远逃,至王家寨遇贼,父母室家被掳,生奋不顾身,直扑贼营,愿以身代质。贼见其情词哀婉,尽释之。归敛义勇六百人,训练步伐,整齐严肃,屯盘龙寨,一乡赖以无恐。嘉庆五年,巴州分州刘公清(刘清时任巴州州判)大兵至,生带义勇入营献筹曰:“今观贼势浸衰,人心思治,必欲尽歼。恐激之生变,不如收摄贼心,令其逃生免死。有不服者,临之以武,复乘其贼心散乱而攻之,此‘剿抚兼施’之上策也。”刘清深用其谋,见其运筹有识,欲保生为行军向导。生以养亲为急,固辞之。平时竭力奉亲。居母丧数日不食,几至于死。继遭父丧,悲极呕血者数次。事继母何,养葬周隆,与事生母无异。于弟兄子侄,尤敦友爱,又六侄八子皆同居焉。其孝友有如此者。

二、生,负性恬淡,立戒贪污,无非义之取。历年课读生徒,贽仪不计多少。其贫不能读者,且多资助,故成就者众。嘉庆四年,贼势浸衰,僦寄兰草渡(今平昌县兰草镇)监生李吉昌空宅,拾得遗金四百。生留守数日,俟其家鸠集,尽还之。生,见干戈扰攘,流离逃散,弃其物产家财,归而一无所有者众。因于里党中,独倡募义勇,分扎洞寨,囤积钱谷,以富者之有余,给贫者之不足,令其守望相助,由是一乡之人,皆知重信义而轻财物。故同乡民房,未被贼火者,皆生之保护也。其生平好施与。前修《州志》〔即与他人为编修《(道光)巴州志》提供素材〕,勤搜孝子、节妇故踪。独力捐修坟墓,以表隐行。于寡妇孤子,多所周恤。族党有不足者,常赈恤之。其廉洁有如此者。

三、生,勤守矩矱,素憎干谒,为堂叔张必禄所器重。及叔任四川提宪,生赴乡试入省,或以苞苴谋升迁者,求生先容。生曰:“显荣有分,苟图捷取,不惟自隳名誉,且大干国宪。今若此,是污我也。”至生平昔,无一字入公门。而于事关重大者,又复尽力图成。凡州中圣庙(文庙)、考棚、文塔(凌云塔)诸大举,生为之度地、用人、鸠工量材,独任其劳,无不协宜。同事者,皆服其能。而一切出入经纪之数,纤毫不苟焉。其端方有如此者。

四、生责己维严,教人甚挚,于伦理纲常,糜不恪遵古训。里中有义近乖睽,事涉诬枉者,必直言训诫,令其悔悟而后止。每见淫词俚曲,不惜价购求以焚之。道光辛丑年,春旱,米价昂贵。邑人演剧祈雨,男女杂处者千余人,数日不散。生见而问故,叹曰:“人心乖谬,上干天和,致雨泽愆期。今不积诚回天,而纷扰若此,是坏风俗而重天怒也。”众服其言,遂罢去。于是会集里党之富民,设法赈贷,募资买谷,以行平粜之法。择其里中有财力者,经营出入,酌定市价之十分,而减其四分,复谅贫民口食之多少,按日而发。其买价不敷,复募化以充之。里中富民,乐为所劝,故活全者多,皆生调停之力也。藉非心无私曲,安能取信于人若是耶?其严正有如此者。

第四次修改的“先进事迹”材料从张复旦“孝友”“廉洁”“端方”“严正”四方面入手,材料结构上又回到了第一次材料的范式,不同的是,增加了大量扎实、饱满的事实作为依据,以事证人、以事服人,条理清晰,重点突出,文词雅正,叙述谨严,是一个高质量的“先进事迹”材料。

第四次修改的“先进事迹”材料很快又上报州署。

六月,知州陆某批示:

查举报“孝廉方正”,应由地方官详查咨访,必实系才干素著、年力强壮,异日选用堪胜民社者,方可以膺此举。今查贡生张复旦,年已六十九岁,转瞬即届七旬,系在衰朽之列。虽据查明品行端方、孝友素著,然当此垂暮之年,安望其出而归仕。公移转详,必干驳饬,拟合移还。为此,合移贵学请烦查照来移事理。希将移还册结,查将涂销。并传该举人等知照。须至移者,计移还册结七本套。

右移儒学。

此次,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亦未被知州陆某批准。理由是“垂暮之年,安望其出而归仕”——他超龄了。

至此,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落下帷幕。

事后,张复旦作七律《即事》,自注云“为举‘孝廉方正’事中,因索利有阻,漫成二首”。诗云:

已矣如今事莫言,何由仰报圣朝恩?生平自己差堪信,直到斯民亦尚存。总属雨途难遇郭,谁能雪巷独知袁?笑他不肯轻阿堵,名教犹将世俗论。欣逢旷典愿徒赊,错把居奇当拜嘉。四字评难违月旦,七旬勒要买年华。功名遇合原难料,文字因缘岂果差?野鹤闲云聊此适,秋怀又复寄仙槎。

从作者的自注“因索利有阻”及“笑他不肯轻阿堵”一句中透露了一个信息,那就是张复旦事先没有按官场的游戏规则、也就是官场“潜规则”办事——给地方官行贿。作者在感慨怀才不遇、命运多舛的同时,更多的是无奈。既然落得如此结局,也只能“野鹤闲云聊此适,秋怀又复寄仙槎”宽心自慰了。

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轻而易举淡化此事,也没有那么快就抹平了张复旦内心的伤痕,他难以释怀,过了一段时间,又作《秋日感怀》二首:

优场原属假衣冠,世事浮云一样看。郡邑何烦书十上,山家且免铗三弹。愧殊吐凤才非易,悔是屠龙技更难。经济文章谁共备?此中天命要须安。茫茫人事究何凭?倏到秋来感倍增。邹固多夸君甚美,冯偏自谓客无能。总当清浊分泾渭,终有高低判谷陵。曩昔记曾看谢启,青云皓首尚堪征。

他把腐败、黑暗的官场比喻成演戏的“优场”——什么都是假的。他看破了世情、洞穿了人生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一切皆过眼云烟,纵然努力也是枉费心思。他隐隐有些为举“孝廉方正”事后悔,也坚信“总当清浊分泾渭,终有高低判谷陵”,历史终会给人们一个公正评说。

今天审视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一事,公正而言,其自身条件是符合朝廷保举要求的。第一二次保举,他“孝”“廉”“方正”方面好些事情上报材料中均未彰显出来,被知州桂星定为“无出众事实”而未被通过。知州桂星在审查荐牍时亦把关甚严。因“滥举者罪之”(《清史稿·选举四》),他首先要考虑自己的官帽子,他坚持了宁缺毋滥的原则,其实也就是变相的明哲保身。说到底,主要原因在于张复旦的“先进事迹”材料写得不好,没有把他的“德、能、勤、绩、廉”充分体现出来。哪怕联名保举的举人、秀才那么多,写这种公文并非惯于写诗作文的他们得心应手之事。第三次的材料报上去,地方官把事情搁置起来。为什么要搁置起来呢?现在谜底出来了,知州陆某在等张复旦给他的“好处”——如果这种揆度成立的话。可是张复旦太自信了——自信自己的“德、能、勤、绩、廉”,倚重两位重量级的举人及州内那么多的耆老、乡绅联名保举,他丝毫就没想到用“孔方兄”去投石问路。从现有的材料中也可以看出,他不是这种龌龊之人,自然也不会做这种龌龊之事。迂腐的文人、悲哀的久考不中的老秀才啊!没有得到张复旦的“好处”,知州陆某的托辞也漂亮、无懈可击——一方面,他认可张复旦“品行端方、孝友素著”;一方面,又说他“垂暮之年,安望其出而归仕”。年龄大了的确也是个问题。这是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致命的短板,他也知道年龄的弱势,故在荐牍中还有意隐瞒了二三岁。不批准,能说知州陆某做得不对吗?

对于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一事,细心的读者不免会产生这样的疑问:张复旦为什么不找老上司、他攀附的提督张必禄张大人给他说项呢?

这样的疑问很有必要。

如果张必禄出马,此事必然马到成功,不会一波三折,即使一波三折,最终张复旦也会如愿以偿;如果张必禄出马,不说给知州亲自打招呼,就是暗示一下,事情也可能不是这样的结局。遗憾的是,在这样的节骨眼上,张必禄不在巴州,而后是驾鹤西去。

道光三十年(1850)新年刚过,正月十四日(公历2月25日),旻宁崩。四子奕立为皇太子,旋即位,诏明年改元咸丰,是为咸丰帝。这一年,洪秀全等人组织的拜上帝会势力在广西急剧壮大,蓄势待发;七月,天地会陈阿贵军连克修仁、荔浦两县,直逼桂林。广西巡抚郑祖琛飞章告急。八月初八日,咸丰帝命两广总督徐广缙赴广西剿办,并重新召起已退休、在福州老家养病的林则徐为钦差大臣,以中央代表身份专掌广西平乱;又调湖南提督向荣为广西提督,重新启用已致仕的张必禄以提督身份驰援广西,会同剿捕。张必禄受命于危难之际,十月,带着侄子张由甫及约三十名老部下,刻不容缓,星夜启程,由四川入贵州进广西。十一月初七日至浔州(今广西桂平)时,暴卒。

据郑祖琛等人奏折,说张必禄“甫抵粤境,因沿途感冒。尚能力疾督兵,由柳赴浔,不意病情剧增,遽尔溘逝”,并说他“弥留之际,尚呼进剿。其忠勇之气,迥越寻常”(《郑祖琛等奏郁林等股前往金田并张必禄病故折》)朝廷诏起张必禄本是剿讨旧匪,而于途中接报:旧匪已平,新匪继起。郑祖琛“飞咨该提督,亲行统帅,驰赴浔州,相机督剿”(引文同上)。此处“浔州”,指的就是洪秀全、杨秀清。换种说法,还急行在四川至广西途中的张必禄,此次执行的任务,已改为专门对付金田村的拜上帝会教众(太平天国)。不料,人刚到便病故。张必禄暴卒的主要原因在于千里迢迢、马不停蹄急行军的劳顿,加之年老体衰,风餐露宿,跋山涉水,在瘴雨蛮烟中行走,久为湿气所侵,元气亏损,就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起这番折腾。出师未捷身先死,一代名将之花就此陨落。

还需说明的是,张必禄乃嘉道间名将,军功卓著、品节端正,为当时职业军人的典范。道光十三年(1833)、二十四年(1844)两次进京觐见,道光帝对他恩礼有加,评价他“谋勇兼全”。后一次,道光帝“见其精力尚健”,心里就有了想法,“暂准回籍,以备召用”。道光升遐,张必禄泣叩梓宫,奕(即将即位的咸丰帝)慰劳甚殷。到了广西乱炽,新登基的奕同样想起这员老将,认为可以倚为干城,命以提督衔即赴广西。张必禄得旨时,在京城参加道光帝葬礼回巴州才三日。这之前,从北京至巴州,优哉游哉,他走了半年多时间。

张复旦第一二次保举“孝廉方正”时,张必禄在京城参加道光帝的葬礼及回川的途中。那时,通信落后,张复旦无法联系张必禄,张必禄不知晓此事,也无法帮助张复旦。张复旦回到巴州后,三日后即赴广西,他考虑的是国家大事,要报效朝廷,对他这样的大人物而言,哪有心思过问张复旦举“孝廉方正”这种鸡毛蒜皮之事,他一点儿也不知晓这事。殊不知,一去便于张复旦永诀。在第三次保举张复旦时,张必禄已身在九泉。

还是回到开头的话说,张复旦是个自信的人,加之有庞大的团队联名保举做后盾,就是张必禄在世,张复旦也未必就轻易动用张必禄出马。

两年多后,也就是咸丰三年(1853)十一月,张复旦病卒于龙山草堂,享年七十五岁——实际上,他在举“孝廉方正”的荐牍里就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年龄,少报了两三岁。看来篡改年龄自古以来都是官场的通病。

余焕文作碑铭

张复旦辞世八年后,也就是咸丰十一年(1861),子孙为他树碑立传。其子托人请余焕文撰墓志。

余焕文,巴州鼎山乡四甲金斗寨(今平昌县岳家镇金斗寨村)人,咸丰庚申(1860)科二甲第七名进士,任礼部主事(掌学典、科举与学校等事务,官秩正六品)。此时,余焕文辞官居父丧,退隐金斗寨。对前辈张复旦的事迹,余焕文早有耳闻,欣然应允。他阅毕张复旦子孙珍藏的《龙山诗集》抄本后,依据州署退还张复旦几次举“孝廉方正”的荐牍、札文,一并作为素材,作《张云卿先生碑铭》。张复旦弟子、家住红岩子(在龙山附近)的廪生苟卿云书丹。十月上旬,碑落成。

《张云卿先生碑铭》如下:

世有传人,然后有传诗。夫人之传也,岂必崇爵高位、名声赫赫、彪炳宇宙间哉?必有瑰异奇行、宏材大略,以表式闾阎、利济乡邻,而后可与金石同贞,不至颓败萎靡,如栋腐壤,难支旦夕。夫是之谓传人,而吾邑复旦先生足以当之。先生孝友严正,乡父老爱之、慕之、敬之、畏之,且赋性聪颖,弱冠时即以诗文见赏,学使补弟子员,旋食饩黉宫而学益大进,即掇巍科入东观读,未见书,亦分内事耳。乃厄于棘围十八次,屡荐未中,竟以岁进士,准咨军功议叙正六品部铨知县终。岂造物者既生此可传之人,又不能早传耶!抑亦传不传固不在此耶!先生既穷于遇,益工于诗,时而登龙山极目游览,乐梵宇之清虚,收仙宫之缥缈,间瞷市井之参差,变幻倏忽,往来杂沓,朝昏阅历,不可纪极。因触其情而发于诗,以一抒其慷慨悲歌之气。今读《龙山诗集》,而知先生之人传其诗亦传也。族叔寿轩军门于道光丁酉岁征倮夷,先生上《平夷十二策》复《条陈六说》,咸以“小诸葛”目之。其镇高廉亦运筹戎幕中。指画形胜,部署方略,洞中窥要。尤精天文、通地理。于数学之乙壬奇禽及韬钤诸书,罔不洞悉而神明之。故寿轩之行军也,必嘱先生卜风雨,示孤虚向背,如其言而所战克捷。事平归里,间出其术,为人祷旱祓灾祲百不失一。今夫术数之学,儒者弗道。然《春秋繁露》,无损仲舒;皇极经世,创自康节。史迁列《日者》《龟策》之传,刘向演《洪范》《五行》之说,藏往知来,圣贤不废。况人尽则与天通,诚至则于命合。如先生者其朴质,性情醇正,学术严毅,肝胆足动天地而告鬼神。当其祫禳祷祠之际,不过尽其诚以归于至微,洁齐精神以与天通,而天遂鉴其诚而如响斯应。彼庸耳俗目、震惊小技、绝伦超奇,至争相传颂。形之于诗歌,勒之贞珉,见其小而忘其大,几使人以术士目先生。嗟乎!先生固传人也,而可与术士比也哉?咸丰初,诏各直省举“孝廉方正”。州人士咸推先生,请于邑侯桂,再请于邑侯陆。当是时,先生年已七十矣,绝意荣禄,烟霞终老,不复望邀荐。剡然,而后有作者,修邑乘表前哲,必博采先生之轶事,照耀简策,岂果寂寂无传耶?先生生于乾隆四十三年戊戌十月二十六日午时,卒于咸丰三年癸丑冬月二十四日巳时,寿七十五岁,葬于龙山老坟园。迄今世族繁衍,孙曾林立,潜德之发祥未有艾也。

铭曰:横渠之裔,南轩之嗣。不乐诡随,高尚其志。博通经史,旁摭洞机。乃如之人,时与命违。岂抉苞符,造物所忌。积厚流光,俾尔昌炽。

在碑铭中,作为后学的余焕文客观公正地评价了张复旦时运不济、怀才不遇的一生,并给予深刻的同情。余焕文肯定了张复旦的文学才华,说他“既穷于遇,益工于诗”,评价其遗著《龙山诗草》“抒其慷慨悲歌之气”“而知先生之人传其诗亦传也”。(《龙山诗草》手稿四卷,誊录作者一生创作的七律、五律、七绝、五绝、五言排律及古风歌行计八百余首。手稿由张复旦子孙代代相传)。同时,也肯定了张复旦入张必禄幕后出谋划策的军事才能,言其“精天文、通地理。于数学之乙壬奇禽及韬钤诸书,罔不洞悉而神明之”,并非“彼庸耳俗目、震惊小技、绝伦超奇,至争相传颂”的那样,而是“性情醇正,学术严毅”,绝非世人心目中的一介术士,为其辩诬正名。当然也言及张复旦淡泊名利、绝意荣禄、优游林泉的人生态度(从其从心之年举“孝廉方正”一事来看,这一点值得商榷)。最后说他助力地方志乘编修,勤于采访,其事迹必将照耀简策、流芳后世。字里行间,除了恻隐、哀思,还有惋惜与深情,读之,令人唏嘘。

作者: 周书浩 来自《巴中日报》

欢迎捐赠支持本站,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“分享巴中”关注我https://www.sharexbar.com/post/8165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28-888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sharexbar@126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